tyf0o精华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上任初戰分享-n2noe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蒙古大军的先锋官并不是一个好位置。
虎字旗的强大全都有目共睹,上一次进攻虎字旗的营寨,死伤最多的就是作为大军先锋的队伍。
那圆脸蒙古人不愿意做这个先锋官。
成为先锋官,等于丢了半条命,剩下的半条命只能看长生天是不是保佑自己,让自己从虎字旗手中活下来。
安扎布没有做出任何反抗,跟随塞纳班回到了素囊的面前。
誰許妳壹世殊途 陌殤北歸
素囊冷着脸说道:“安扎布,你可知罪。”
“不知。”安扎布面无表情的回了两个字。
听到这个回答,素囊气的七窍生烟,攥在马鞭上的手握的更紧,要不是身边还有这么多来自各部的台吉看着,早就忍不住用手里的马鞭抽过去了。
狼性总裁的暗宠
龍者無敵 飛星騎士
深吸一口气,暂时让他压下心头怒意,冷冷的说道:“作为大军先锋,你应该去攻打虎字旗在青城外的营寨,为何要违抗军令固步不前。”
“回台吉话,属下在等大军到来,随大军一同攻打虎字旗的营寨。”安扎布不卑不亢的说道。
对于素囊的冷脸,他并不在乎。
三生三世与君归
素囊怒气冲冲的说道:“好,好,居然违抗军令,那本台吉就以军法形势,塞纳班,把他带到远处处决了。”
“慢!”坎坎塔达突然开口,拦下准备要动手的塞纳班。
素囊脸色不好的看向坎坎塔达,道:“老台吉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我作为大军统帅,还没有资格处置一个违抗军令之人。”
“安扎布虽然违抗军令,但罪不至死,还请留他性命。”坎坎塔达劝说道。
素囊语气决绝的说道:“老台吉不必再劝了,安扎布违抗军令,致使大军错失进攻虎字旗的良机,本台吉作为大军统帅,自当赏罚分明。”
“安扎布是先汗的亲卫头领,处置了他,待俄木布洪归来,又如何对俄木布洪交代,依我看,适当惩罚便可,留下他一条命。”坎坎塔达寸步不让的说,就连卜石兔都被搬了出来。
素囊见坎坎塔达一定要保安扎布,又不好真的和坎坎塔达闹翻,只得退让一步,脸色难看的说道:“既然老台吉求情,那就留他性命,带走抽打五十鞭,塞纳班,由你亲自掌刑。”
“是。”塞纳班答应一声,转而用手去抓安扎布。
安扎布一甩双臂,打开了塞纳班伸过来的那只手,面无表情的看着素囊说道:“虎字旗的两个营寨有大量的兵马和火器,仅凭我带过去的千人队根本攻不下这两座营寨,强行进攻只能去送死,素囊你作为大军统帅,如此不公,如何让大家心悦诚服受你统帅。”
“本台吉作为大军统帅,还轮不到你来置喙,塞纳班,带他下去行刑。”素囊脸色难看的命令塞纳班。
安扎布作为卜石兔的亲卫头领,也是草原上难得的勇士。
塞纳班知道自己一个人很难轻易带走安扎布,便带着几个素囊的亲卫一同动手,把安扎布撞下马,强行带走。
安扎布一个人力量再大也不是几个人的对手,而且塞纳班等人同样是草原上颇有勇武的勇士。
素囊看着坎坎塔达说道:“老台吉,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也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坎坎塔达用相同的话回了素囊一句。
两个人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素囊更是气的握紧了拳头。
两个人一起合谋害死卜石兔,现在他更是掌握了土默特部的大权,可坎坎塔达却开始与他处处作对,宁愿支持俄木布洪成为土默特大汗,也不支持他清理卜石兔留下的人马。
素囊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坎坎塔达。
坎坎塔达作为土默特部实力最强的部落大台吉之一,这个时候他还需要坎坎塔达的支持,不好闹翻。
“布和台吉,一会儿大军先锋的那支千人队攻到虎字旗营寨下面后,还请你带来的千人队随哈尔巴拉台吉的人马去进攻虎字旗的另外一座营寨。”素囊半笑的对布和说。
布和点点头,说道:“素囊台吉放心,我和鄂尔多斯部的勇士随时可以出击。”
總裁的獨家私寵 我是寶寶
“有劳了。”素囊感谢的说了一句。
怒火青春 两个大馒头
面对布和,他可以说十分的客气,不仅这一次对付虎字旗需要布和的支持,将来他想要争夺土默特部的汗位,同样需要布和背后的鄂尔多斯部支持。
轰隆隆!
星空的啟示 胖胖熊日記
马蹄声阵阵,安扎布留下的那支千人队甲骑开始朝虎字旗一方的营寨进攻。
因为虎字旗的炮击犀利,带队的那名圆脸蒙古人命令自己统领的千人队策马疾驰,想要依靠马速,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到虎字旗营寨下面,减少炮击对他们的伤害。
轰!轰!轰!
距离进攻的这支蒙古千人队最近的营寨中响起了炮声。
一颗颗炮子从天而落,不断地落入到冲锋中的蒙古甲骑队伍中。
一声声惨叫被马蹄声与炮声掩盖住。
越来越多的蒙古甲骑被炮子砸到,落马而亡,还有一部分没有被炮子击中的蒙古甲骑撞在了前面死伤的蒙古甲士和战马身上。
疾驰的马速使得马背上的人飞了出去,战马也重重的栽倒在地上,甚至摔断了腿。
在疾驰的马群中落马,就算不摔死也会被后面赶上来的马蹄踩成烂肉。
绝品少主 王大锤
如此一来,死伤在炮击下的蒙古甲骑数量更多了。
一千多人的千夫队,没等冲锋到虎字旗营寨跟前,便因为承受不住太多的死伤,变得大败而溃。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轰!轰!轰!
孽子 白先勇
炮击并没有因为进攻的蒙古甲骑溃败而停下,只要还有蒙古人的兵马在大炮的射程内,炮队的炮手便不断的打响身边的炮。
“没用的废物!”素囊看着四散而逃的蒙古甲骑,嘴里忍不住怒骂。
他刚接受大军的第一仗就这么败了,让他颜面大失。
“素囊台吉,你看我还用带着人去进攻虎字旗另一座营寨吗?”布和面露调侃的说。
眼前死伤的都是土默特部的甲士,所以他一点也不心疼,同时也为自己没有去进攻赶到庆幸,不然死的就是他们鄂尔多斯部的勇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