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gl9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二百四十九章 高端局不適合入場-ugz0x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你说得对,这里的确有几分邪气,不过……”
师太皱了皱眉,袖中摸出一串发佛,低头默念几句,再抬头时,双目金光闪过,仔仔细细将地下车库看了一遍。
阴气很重,但这是因为风水格局的问题,并没有张丽华所说的那么夸张。
这时,张丽华也察觉到了不对,抬手捏了几个印决。
“师太,上次我来这里的时候,阴气浓重多了,会不会是我们已经来晚了?”张丽华脸色难看,阴气稀薄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因为大厦格局阴阳颠倒,下方阴气越是稀薄,就代表顶层越是浓郁。
“别急,先上去看看再说。”
两人走至楼梯位置,张丽华余光瞥到一座电梯封停,并没有放在心上。
正经修行中人抓鬼,哪有坐电梯的道理!
行至一楼,张丽华准备找执勤的保安询问一下,意外发现了范千舟的身影,当即皱眉将他喊至面前。
“千舟,说过让你请假不要上班,怎么又来霍氏中心了?”
张丽华责怪道:“你八字属阴,在这栋大厦肯定会撞到鬼,即便有平安符护身,也只能护一次,护不了第二次。”
“我知道,我昨晚就撞鬼了……”
范千舟手脚比划,将昨天晚上的情况讲明,摇头叹气不止:“董事长死了,接下来由谁负责还不一定,我不表现勤快点,工作就要没了。”
“千舟,你说阿杰昨晚来过,还将这里的鬼物都清理干净了?”
张丽华满脸诧异,边上的师太则低头念了几句佛号,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更不晓得鬼物迷惑人心的手段,肯定是被骗了。
“是啊,要不是他来得及时,我的小命就栽在鬼手里了。”
说起这件事,范千舟就一阵郁闷,廖文杰的救命之恩应该感谢,可死掉的两个人里,除了董事长,还有董事长的秘书裘蒂。
这位美女是远近闻名的交际花,约她晚上吃饭晒月亮的号码牌已经排到了两个月之后,甚至都出现了黄牛高价卖号的情况。
范千舟这边,因为他是先来的,早在两个月之前就领了号码,也就是在今天,轮到他和裘蒂看星星晒月亮了。
懂的都懂,大晚上晒哪门子月亮,晒太阳倒是真的。
昨晚,裘蒂的尸体被裹尸袋抬走,惊得范千舟一脸懵逼,庆幸廖文杰及时出现,否则他肯定会和女鬼滚床单。
片刻后,他懊恼异常,和女鬼滚床单想想就刺激,偏偏煮熟的鸭子飞了,年度最郁闷非他莫属。
好不容易排了两个月的队,廖文杰为什么不晚来一天呢!
“千舟,这位是大屿山的师太,我请她过来降服此地的妖魔,你带我们去顶楼。”
“不用了,妖魔已经被……”
见张丽华绷直脸,范千舟果断认怂,朝电梯处走去:“先说好,顶楼已经被封锁,我可没有权力带你们进去。”
铁血杀手妃:嫡女逆天
电梯灯亮,范千舟走入其中,直到电梯门快合上,也没见张丽华跟进来。
他急忙按住按钮:“怎么了,快上来啊!”
讓這份錯誤延續
“不,走楼梯。”
“楼,楼,楼……”
破天戰記
……
顶层。
范千舟喘成死狗,哪怕张丽华在他身上施加了法术,身轻体健不惧爬楼,最后几层他也是手脚并用爬上来的。
“阿巴阿巴阿巴……”
我救的大佬有点多
指着封锁区域,范千舟用谁也没听懂话解释了几句,脸色苍白继续保温杯续命。
“师太,你怎么看?”
“情况不对,这里太暖和了。”
师太望着玻璃外的蓝天白云,大厦门户布局反向操作,本该阴气最重的地方,却毫无阴气可言,肯定有古怪。
范千舟靠墙瘫倒,张丽华和师太小心翼翼绕过隔离封条,朝走廊尽头的女卫走去。
片刻后,两人望着卫生间破损镜面愕然无语。
没了,那么大一个鬼巢就没了。
“难道真是阿杰……”
见师太面色不善望过来,张丽华赶紧背过身,摸出手机打通廖文杰的电话。
“阿杰,你人在哪?”
“监狱。”
“???”
……
因为老张提前打过招呼,女子监狱这边收到消息,廖文杰出示完证件,便在一名女狱警的带领下走入其中。
這樣的穿越妳hold的住嗎
本以为是一场平淡且枯燥的抓鬼之旅,万万没想到,刚进门就被发了福利。
俗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凑齐婆婆、媳妇、小姑子,剧本翻来覆去,可以填满黄金档几百年。
当三十个、三百个女人聚在一起,那场面怎一个壮观了得。
因为抵达监狱的时候,刚好是在中午,女狱警很热情邀请廖文杰去饭堂感受一下特色菜。
他也没拒绝,空气中的确有鬼味,味道不浓,并非什么厉害的鬼物,属于聊两句就能被他聊死的那种。
不曾想,因为没有微信群的缘故,女囚们的怨气和小委屈无处倾诉,积压的时间太久,今天火山爆发,直接在饭堂开干。
顺便一提,人们至今仍不知道,女生宿舍微信群的上限是多少。
事后,据热心路人所述,今天的斗殴起因于一次口角,因这样和那样的意外,四五个人的小斗殴,波及周边看热闹的群众,以燎原之势扩散全场,最后整个饭堂变成战场,所有女囚扭打一团。
廖文杰:✧(≖◡≖)
一开始,他是想上去劝架的,可打得实在太凶狠凶恶了,女球们……咳咳,女囚们手段野蛮粗暴,动辄抓脸、扯头发、撕衣服,吓得他瞪大眼睛,原地定住不敢妄动。
纯路人,有一说一,这种高端局不适合他入场。
廖文杰扪心自问,他这张脸太过醒目,万一惨遭集火,等狱警们把他救出来的时候,肯定会损失惨重。
我身前有亿万玩家 庙村杨少
所以,站在边上文明又……劝架就行,决不能深入人堆。
“别打了,大家别打了!”
廖文杰小声BB,女球们唯一的攻击武器是餐盘和木勺,照这种打法,最终的结果只会是监狱增订一批囚服和红药水,有什么好打的。
迟了好几拍的警铃响起,女狱警们抡着橡胶警棍冲入人群,片刻后衣衫褴褛跑出,警棍不知遗失何处。
又过了五分钟,她们拖来消防水带,一顿猛冲之下,总算让女囚们冷静了下来。
“廖警官,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负责接待的女狱警尴尬要死,讪讪将廖文杰请出饭堂。
“确实是受了点小惊吓,不过没关系,就当开阔眼界长长见识了,这么凶险的场面,估计以后很难再碰到。”
廖文杰如实回道,这波太过凶险,怕是想忘都难,可惜他不会做梦,不然今晚肯定会梦到。
还有,里面有个女囚,凶神恶煞的程度远超常人。
他只想问一句,有没有考虑过秘书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如果可以的话,请务必在出狱后联系他。
工资丰厚,且包吃住。
“嘟嘟!嘟嘟嘟————”
正想着,手机铃声响起,廖文杰抬手接通,对面是张丽华。
不意外,昨晚决定动手之前,他就知道张丽华会打电话过来。
“对,你没听错,我的确是在监狱,接到一件案子,过来处理一下。”
廖文杰简单解释两句,张丽华也没心思追问,直奔主题问起昨晚他做了些什么,那么大一个鬼巢,怎么说没就没了。
“昨晚我守在霍氏中心旁边,入夜的时候,见阴云翻滚地厉害,唯恐恶鬼倾巢出动害人,当晚就凑齐九十九个人头,所以直接闯了进去,后来……”
“丽华姐你知道我的,本领一般,降服了一些寻常厉鬼,走到女卫的时候就没招了。”
廖文杰对此早有准备,直接推到了里昂身上,鬼巢从内部封锁,他想进也进不去,只得一个电话打给里昂,后者头戴塑料飞行器从天而降,之后把牛奶当硫酸用,泼开了鬼巢大门,再然后……
再然后张丽华匆匆挂断了电话,不想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
如果愛情看得見 南風知意
廖文杰将手机放回怀里,嘴角微微上扬,意料之中,就知道张丽华不会继续往下听。
无良宝宝:肥婆妈咪是我的 五枂
以前,他抱怨里昂太坑,连累他跟着不受待见,现在,他感慨里昂足够邪门,是最好的背锅工具人。
只要有不太方便的事,将锅甩到里昂身上,保证没人细问,就算知道他在说谎,也不敢找里昂核实真相。
“妙啊!”
继做好事不留名的路人英雄之后,廖文杰又多了一个尚好的甩锅人选,手握这两张底牌,报告写起来就轻松多了。
正想着,廖文杰鼻子微抖,转角和女狱警背道而驰。
“廖警官,你走错路了,那边是仓库,我们应该去十八号囚房。”
“不,就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廖文杰推开仓库大门,嗅着略带霉味的空气,笑着将门合上。
十秒钟后,他将门打开,摇了摇头对女狱警说道:“不好意思,看样子的确是我走错路了,麻烦你带路,我们去十八号囚房。”
和他想象中差不多,六个字聊死一个作恶的厉鬼,一点难度都没有。
除了仓库里藏着的厉鬼,十八号囚房还有一个女鬼,闻着味道没害过人。只不过,因为不明原因变成了地缚灵,以防万一,他打算走一趟,将对方送去阴间。
……
十五分钟后,廖文杰驱车离开女子监狱,给老张打了个电话。
没有鬼,纯粹是人为恶作剧,让监狱那边严加管教,以后就不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了。
挂断电话,他望着系统给出的奖励,皱眉陷入沉思之中。
“才一百点财力,这也太少了,之前把我当要饭的,给的都比这个多。”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有被冒犯到!
寻思着又是英俊害得自己,廖文杰连连叹气,第二次炼心之路怒赚五千财力点,再看这区区一百点,还不够他赶路的油钱。
“难不成真要把霓虹的日程提上来……”
漠北王妃 般诺
沉吟片刻,他驱车朝精英中心驶去,想咨询一下以前嚣张过的鬼王达,对霓虹那边有多少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