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gmn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txt-166.你完了熱推-70412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宁然手里的笔一顿,掀了掀眼皮子。
朝说话的人那边看过去。
前面,钱瑶靠在桌沿,一脸不屑的看着宁然和温涵涵。
见宁然看过去了,她还重重的切了声,“看什么?不服吗?我哪里说错了吗?谁不知道你宁然家穷的叮当响,上学期的学费,拖欠了整整三个星期才交上!”
“就那些拿不上台面的东西,有什么好稀罕的?也就只有你们这种人,才会拿着当个宝。换成我,看都懒得看一眼。”
钱瑶一边说,一边耸了耸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宁然面无表情的看着钱瑶。
她在心里快速回顾了遍上辈子的记忆,想在里面找出关于这个钱瑶的,还有她什么时候得罪了钱瑶。
可想来想去,宁然除了想到钱瑶是李倩身边的哈巴狗,小跟班以外,就没有别的了。
她什么时候跟这个钱瑶有交集的?
温涵涵一听,气的直接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怎么能说这么过分的话!”
说完,温涵涵猛的转头,伸手拍了拍宁然的肩膀。
“然然,你别听她胡说!你外婆做的东西可好吃了,我就喜欢吃!她是没有,才会那么说的!”
“我没有?”
钱瑶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毫不留情的嘲笑温涵涵。
“你脑子进水了吗?像你手里那些东西,我随时能买一大包。”
“可惜啊。”
她摊了摊手,嘲讽的目视温涵涵,“像那些东西,我七岁时候就吃腻了。噢,对了,我忘了,你八成是没吃过这么多。”
星魂时代
“也对。毕竟,不是谁,都能有我这样的家境。”
“你说对吧,”钱瑶一边说,一边拍了下旁边坐着的李倩的肩膀,“倩倩?”
李倩刚翻开一本练习册,正低头做题。
雙炎少年
闻言,她头也没抬,语气挺不屑,慢腾腾道:“别什么人都拿来跟我们比。”
特種兵戰都市 天機緣
李倩转了下手里的笔,横了眼钱瑶,神色有点不悦。
“那会让我们的身份掉价。”
誘惑勾妳壹百趴
钱瑶被这么一说,也没有什么不高兴,反而笑的都直不起腰来。
“对对对!我给忘了,像她们那种人,怎么能跟咱们倩倩比的?!”
李倩哼了声,没说什么。
“你们!”
温涵涵气的浑身发抖,眼睛都红了。
钱瑶立即瞪着温涵涵,“怎么?不服?你还想跟我理论不成?!”
温涵涵一个激灵,反射性的后退。
凳子就在她身后,她没注意,后腿撞上凳子边,都撞出了红痕。
縱橫紀 壹直在找妳
过去,她其实没少被钱瑶欺负。
有次,还挨了打。
温涵涵对钱瑶都有点阴影了。
此刻被钱瑶那么一瞪,温涵涵仿佛还能看见过去她被钱瑶找人围堵的情景,那次只是因为她无意中冒犯了钱瑶团队中的一个人,不小心撞到人。
但她家就是个普通家庭,不比钱瑶李倩等人。
就算受了委屈,又能怎么办?
连老师都偏袒她们。
过后,她们只会变本加厉的欺负她,受更多的苦。
这么一想,温涵涵的眼睛更红。
她咬着嘴唇,攥着手默默坐下,低着头不敢再看钱瑶她们。
眼眶里的泪珠几乎要掉下来。
见状,班里其他同学顿时哄笑成一片。
钱瑶直接大笑出声,讥诮的看着温涵涵。
李倩扬着下巴,嘴角勾起,无声的嘲笑。
而温涵涵身边,宁然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倩与钱瑶。
一双黑白纯粹的眼睛里挟裹着点冷意,显得又黑又沉。
莫名看的人心头发紧。
宁然扫了眼周围的人,抬头就看见李倩与钱瑶在她们的座位上一直看着这里,看热闹似的,脸色一片嘲讽。
随即,她扯了扯嘴角,猛然起身。
凳子在宁然腿后面,被宁然烦躁的踢开,发出砰一声巨响,在这个班里格外的突兀。
众人顿时停下了哄笑,齐刷刷的目光看向宁然。
温涵涵下意识抬头,就见自己同桌沉步走向前面的李倩跟钱瑶。
宁然腰背挺的笔直,在温涵涵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瘦削凌厉的背影。
意识到宁然想做什么,温涵涵顿时瞪大双眼。
其他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宁然。
钱瑶见状,停下了嘲笑,好整以暇的望着宁然。
“怎么?想干什么?”
旁边李倩翻了个白眼,也不想理,就继续做练习册。
宁然神情淡淡的,径直走到钱瑶身边,在钱瑶面前停住。
走过校园生活 苏子久
随后,她单手抄在裤兜里,抬了抬眼皮子,瞥着钱瑶。
漆黑眼睛里平静又深邃,犹如寒涧。
透着些深入骨髓的冷。
钱瑶愣了下。
她从来没在宁然身上见过这样的眼神。
也不知怎地,钱瑶突然哆嗦了下,头皮有点发麻。
诸天里的大BOSS
宁然余光扫了眼坐着的李倩。
“很好笑吗?”
“什么?”钱瑶没反应过来。
青春校園之壹起的約定 若夕沫黛
宁然扯了扯嘴角,面无表情。
下一刻,她突然抬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摞书,看也不看的直接砸在钱瑶搭在桌子上的手背上。
尖锐的书角直接戳在钱瑶的手背上。
钱瑶还没反应过来,刺痛就从自己的手上蔓延开,疼的她顿时回过神来,一张脸差点扭曲。
她尖叫一声,猛地抽回手,“宁然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李倩手里的笔一顿。
她停住,猛的转头看过去。
就见宁然面色冷寂的可怕。
宁然微微侧头,冷笑一声,凭空松开手,被她拿着的一摞书哗啦一声掉在地上。
砰一声闷响。
班里几乎所有人都在这时心头一跳。
目瞪口呆的看着宁然,面色表情震惊无比。
一时之间,班里所有的声音都不约而同地消失。
宁然慢条斯理地捏了捏手。
末了,她居高临下地瞧着唐玉,讥诮道:“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当别人的狗当上瘾了?人家指哪儿你就咬哪儿,还真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
宁然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李倩的方向。
班内同学一齐跟着看过去,看到了李倩青白交加的难看脸色。
钱瑶脸色涨红:“你乱说什么?!宁然,我要告老师,要告诉老师!你等着瞧!”
“你就只会告老师吗?”宁然冷笑一声。
“谁说的!”
钱瑶死死瞪着宁然,“宁然,我告诉你,你完了!”
学渣林四枂
“我等着!”
宁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眼神一瞬变得冰冷,扫了一圈班内的人,“不过,我要警告你们,你们最好牢牢记住。温涵涵是我的朋友,以后谁要是再敢欺负她,我绝对不会放过谁!”
被宁然扫到的人下意识地躲避了宁然的视线。
最后,宁然的目光落在钱瑶身上。
钱瑶心中一个激灵,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反应过来就是恼羞成怒。
“你不想活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