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四十九章 虛天對太上鑒賞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整整花费一个元会的时间,老夫自创虚无剑法,融虚无与剑道,炼成剑二十三。正要出关,与须弥大斗一场,砍下他的狗头,却被告知那厮已经陨落。你说,气不气?”
“斗了一辈子,连战连败,卧薪尝胆,闭关苦修,忘却红尘。他做了和尚,把老夫一个无女不欢的色中大魔头,变成一个禁欲数十万年的剑痴,他却一死了之,报仇的机会都不给一个,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张若尘心中在思考,这老家伙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名声,还是因为须弥圣僧的死,已经气疯了吧?
便是劫尊者,至少也有羞耻之心,会去美化自己的所作所为。
哪有一位天,自称色中大魔头?
“名声算什么东西?老夫想说什么就说了,想做什么就做了,谁能奈我何?”虚天瞪眼过去。
太可怕了!
一眼望穿张若尘内心的想法!
虚天继续又道:“这些年,老夫也算是惊醒过来,看明白了许多事!须弥这个狗杂种,把老夫给带偏了!以老夫的盖世天资,若是静心修炼虚无之道,早已天下无敌,如今天尊的位置,哪有酆都的?”
“虚无最怕的,就是露出痕迹。修炼剑道,偏偏就是让虚无暴露出痕迹。”
“该死,实在是该死,从一开始就在算计老夫!”
“他修炼剑道,创时间剑法,肯定是知道老夫将来必成天尊,会成为世间的大祸害,才这么狠狠的算计!”
听他如此辱骂须弥圣僧,张若尘露出不悦之色,道:“前辈自己要修炼剑道,凭什么怪圣僧?再说,以前辈现在的修为,不依旧位列诸天?”
“你懂什么?唯有宇宙第一,才是真正的强者。如今,老夫已开始衍算剑二十四,此去剑界若能找到剑源,将之炼成。到时候,天庭地狱谁能与老夫一战?”
虚天捻须而笑,眼中精芒四射,也不知在脑海中幻想什么,脸上笑容时而狠,时而狂。
张若尘看虚天的做派,好像并没有记恨与须弥圣僧的仇,今天说不定可以安全过关。
“没有记仇?”
精品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第三千零四十九章 虛天對太上相伴
虚天声音冷寒刺骨,道:“老夫恨不得将你们张家的祖坟都挖了,只不过,看到你,老夫看到了报仇的希望。等你达到须弥当年的境界,老夫必然持剑前去,将你斩了!那样才痛快,与斩了须弥没什么区别。”
张若尘能感受到虚天身上可怕的杀意,但,依旧不卑不亢,道:“这不公平吧?你与圣僧最后一次交手,已经是一个元会之前。你现在,已经多修炼……”
不等张若尘说完,虚天道:“公平?老夫只是想出一口恶气而已,谁跟你讲公平?”
张若尘完全无法理解虚天的想法,简直就是一个疯老头,道:“如果晚辈还没有修炼到圣僧当年的境界,就被杀了呢?”
虚天道:“你以为老夫会帮你出头?想利用老夫?你被杀了,也挺好啊,老夫更很开心,说明须弥眼光太差了,选了一个废物出来。哈哈!”
张若尘道:“前辈心结如此之重,若没有第二个须弥出世,让你杀之,实现念头通达,恐怕修不成剑二十四。”
虚天眼神凝视张若尘,脸色完全严肃下来。
恐怖的气氛,让缺和冥王只感觉空间凝固,身体仿佛在一瞬间,就会被压成碎片。
张若尘却依旧镇定自若,道:“晚辈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前辈莫要将晚辈武道修为恢复的事讲出去,仅此而已。”
虚天沉哼一声:“你也配老夫一提?只有擎苍那个胆小的,才会对一个刚成神的小辈出手。”
想了想,虚天左手缓缓抬起,极尽道韵,顿时天地间出现亿万道剑气。
缺、冥王、张若尘,皆感觉到体内剑道规则不稳,似要破体而出。
“哗!”
虚天左手食指,点在青萍剑的剑身,霎时间,亿万道剑气尽数冲入进剑体,沉入青莲。
他将青萍剑扔给张若尘,道:“老夫借你一剑,危急时刻可以斩敌。你可别以为,是为了保护你。老夫是想利用你,找到剑界,不想你死得太早。”
张若尘接住青萍剑,感受着剑中那股可怕的剑道力量,只感觉此剑在手,可劈开天地。
张若尘心绪很快恢复平静,收起青萍剑,道:“连虚天前辈都找不到剑界,晚辈何德何能?”
虚神尊像是听不见他这话一般,含笑望向黑暗中的某一方位,道:“哈哈,黑暗神殿的这个丫头身材不错,精神力造诣也很高,是老夫喜欢的类型,倒是可以收为天姬。”
张若尘、缺、冥王的目光,随之望了过去。
黑暗中,一道比黑暗更暗的月亮急速飞来,无月的身影,悬浮在暗月中心。
她注视张若尘,声音中充满冷意,道:“乖孙子,你太调皮了,居然用天尊宝纱来吓唬姥姥,若不是姥姥反应了过来,今天就被你逃掉了!”
张若尘惊道:“姥姥何出此言啊?”
“哼!你敢说那车中真是天姥?”无月道。
张若尘黯然的道:“哎!姥姥英明,被你看透了!”
无月道:“那么姥姥今日杀你,你可服气?”
“姥姥不能杀我,当今天下,我是有机会找到剑界的人。姥姥不想寻找剑界吗?”张若尘道。
无月银铃般的笑声响彻黑暗,道:“原来你还有这本事,好吧,等你帮姥姥找到剑界,姥姥再杀你。”
“不行啊,还有另一位前辈,想要晚辈帮他寻找剑界。”张若尘摇头。
“你可真淘气,还皮!”
无月的黑袍中,两根玉白色的手指探出,一指点了出去。
顿时,空间在精神力的作用下,猛烈变形,从四方向张若尘包裹了过去。
“嘭!”
空间爆碎,无月身后的暗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撕裂。
正在无月心惊不已之时,虚天大笑一声:“九死异天皇倒是蛮有闲心,每个元会都在收弟子,你这个弟子还是不错的,老夫喜欢,以后做大劫宫的女主人吧!”
无月刚想逃遁,身体便是一沉,落在了虚天的身旁。
她先前满腹怒火,只想找张若尘算账,毕竟若不是忌惮天姥,她怎么可能会怕玉灵神和阿木尔?正是如此,刚才根本没有将冥王和缺放在眼里,自然也就更加忽视了身上没有任何波动的虚天。
张若尘笑道:“都说了,还有另一位前辈让我帮忙寻找剑界,你怎么不信?”
无月迅速从震撼中冷静下来,判断出那老者的身份,立即单膝下跪,抬起一双黑色大袖,抱拳行礼,道:“九死异天皇座下三弟子无月,给虚天前辈请安。”
“不用请安了,老夫不喜欢你这样的跪姿,以后教你。”虚天毫无顾忌的说道,笑容满面。
看不见无月此刻的脸色。
只听,她道:“能被虚天前辈看中,是无月的荣幸,但,此事怕得先请示师尊才行。”
“请示什么?你莫非觉得九死异天皇能为你做主?想多了呀!”
虚天探出手掌,就要去抚摸无月黑袍下的脸蛋,但,突然脸色凝固了起来,回身望出去,道:“今天这么热闹吗?”
“哗!”
虚天的身形,无声无息消失在原地。
再次显现,已在百万里之外。
他看向站在对面的殒神岛主,嘿嘿一笑,向前一步,两人的精神力瞬间对碰在一起,形成九光十色的星云风暴,别说什么时空,便是天地规则都在瞬间被清空。
“轰!”
任凭外围天翻地覆,二人所在的中心位置却只剩下虚无,平静得诡异。
殒神岛主一袭灰袍,坐在一只房屋大小的大白鹅背上,笑道:“小孩子之间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处理,你何必参与进去?”
“花影老儿,你还有几年可活,敢于老夫叫板?”虚天道。
殒神岛主道:“活那么久有什么意思?九死异天皇活得够久吧,但又如何,人不人,鬼不鬼的,永世只能待在黑暗中。”
虚天大笑:“昔日昆仑界,强者辈出,好不吓人,如今也就只剩你还够看。等你死了,老夫亲自灭了昆仑界。你这鹅是哪里来的?好歹是一个太上,这也太没面子了,骑一只鹅,笑死人了!等着瞧,下次老夫骑凤彩翼给你看。”
“刚去了一趟星桓天,那酒鬼养了两只,非要塞一只过来,只得收下了!”殒神岛主道。
“被须弥坑惨了,这些年都悟剑去了,最近才静极思动,打算找一找年轻时的精神气,你既然撞上来了,便不得放过你。”
虚天眼神豁然变得锐利无比,宛如神剑出鞘。
双手结印,顿时虚无之中诞生出混沌气,衍化出成千上万颗星辰,瞬间将黑暗大三角星域的这一片虚空,化为了星海,将殒神岛主淹没。
殒神岛主抬起右手,一座大阵在掌心呈现,将虚天衍化出来的这片真实的星空收于掌心,反手按了出去。
虚天眼神一凝,以手为剑,挥斩出去。
“轰隆!”
火熱都市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四十九章 虛天對太上閲讀
两位傲立世间顶端的强者交锋,每一道精神力对碰,都像宇宙大爆炸一般。
一念成星海,一念改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