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第三百五十三章 啥時候拿到的駕照鑒賞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柳闻钦将朱铨放了下来,而没过一分钟,柳筱玥就开着车来到朱铨面前。
朱铨看到是柳筱玥,心里面还是稍微犯着怵,早上被对方堵着门的经历,朱铨可不想再体验一次。
“怎么是你?”朱铨问道:“柳叔说的那个人就是你?”
“不然呢?”柳筱玥虽然对朱铨的印象已经是大为改观了,但出于一个漂亮女人的高傲,又怎么能够向朱铨低头呢,只能依旧保持着冰冷冷的姿态与冷冰冰的语气,道:“你现在是我们华国数学家的宝贝,谁敢惹你?”
“我看你就敢…”
朱铨小声的嘟囔着。
“你说什么?”
柳筱玥杏眼一瞪。
“没什么,没什么…”朱铨连忙否认,转移话题道:“那我上车?”
“你要自己打车也行,到时候再故宫门口汇合就好!”
柳筱玥很生气,刚刚朱铨当着自己的面吐槽自己的话,自己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一想到与朱铨第一次见面就是因为他肇事逃逸,还不仅没有AA,居然还要自己付钱这些个往事,柳筱玥就气不打一出来。
“那我还就不劳烦您了!”
朱铨可不想跟这个母老虎同一班车。
“怎么,你还真的要打车?”
柳筱玥没好气的问道。
“我走过去,总行吧?”
朱铨看了看时间,足够自己从这儿走到故宫了。
“上来!”
柳筱玥面无表情地说道。
“…”
沉默!
“不上!”
朱铨还是有骨气的,就这么上车的话,实在是太没有面子了,于是当场拒绝了柳筱玥。
其实,只要时柳筱玥稍微的软一些,语气上、态度上都柔和一些,那朱铨早就上车了。
可柳筱玥这一副自己好像欠了她一百块的样子,那就显得自己很弱!
“我命令你,快点上来!”柳筱玥直接黑着脸说道:“等你走过去,故宫那儿早关门了!而且,就你连辆出租车都不想打的人,还能舍得花钱买故宫的门票进去?”
这…活生生的羞耻啊!
怎么就舍不得买门票进故宫了?!
而且,我怎么就舍不得打车了?!
我这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已!
都在长安路上,要啥出租车?
走过去,二十分钟而已,遇上的红灯多一些,顶多也就半个小时而已!!!
不知道环保吗?
多走走路,怎么了呢?
见朱铨还是不愿意上车,柳筱玥的脸更黑了,语气也更冷了,声音宛若割刀在石头上缓慢划过,道:“你可知道,现在在故宫博物院,有多少人等着你吗?”
听到这话,朱铨随机就丢掉了自己身上的那份‘傲骨’,默默地打开了柳筱玥的车前门。
没办法!
自己这是去捐赠国宝的,可不是去耍大牌的!
作为国视主持人,是要脸面的嘛!
毕竟,自己这是做的好事儿,又不是啥坏事儿。
可若是执意要自己走过去,或者在这满是车辆的长安路上打车去,那得话很长时间的。
算了算了!
不跟这个女人…不对,是不跟这个‘电冰箱’计较。
朱铨很是熟练的就做了上来,将安全带给系上,接着调节一下座椅,让自己坐的更加的舒适。
这是朱铨第一次做柳筱玥这个电冰箱的车,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干净。
放眼望去,柳筱玥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都是那么的整洁,都是那么的光彩照人。
对于注重干净、卫生的朱铨来说,简直不要太舒服啊!
眼前尽是美好,自然的,整个人的心情也是瞬间舒畅的很多。
朱铨倚靠在座位的后背上,伸了个小小的懒腰,深呼吸一口气,心道:
好舒…
‘服’字还没有说出口,朱铨就闻到了一股香味。
一股不太符合柳筱玥‘电冰箱’气质的香水味。
嗅!
嗅!
嗅!
朱铨用鼻子嗅了几下,表情十分严肃且认真,开口问道:“你车里面的香水味是迪奥花漾甜心香水?”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闻过?”
柳筱玥瞬间就想了很多。
一个大男人,居然能够分辨出自己身上的香水味,这是得有多了解这些个牌子啊!
柳筱玥敢肯定,朱铨一定是一个在花丛中流连过很多年,才会有这样的技能。
“我之前去兼职,当过网络主播,卖过香水,不敢说多了解吧,但基本的分辨是那种香水的能力还是有的…”朱铨解释着,接着话锋一转,道:“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
听到朱铨这是做兼职时才知道香水味,柳筱玥的心情又‘阴转晴’了,道:“那你要说什么?”
“你不要买这迪奥的花漾甜心香水!这种香水对你来说就是乱七八糟的,知道吗?跟你的气质大相径庭,完全不符合,做不到‘1+1大于2’的效果…我跟你说,花漾真我给人一种少女活泼开朗的感觉,更适合优雅和温柔的女性。”
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
想着朱铨这货最里面能够冒出好话,那还是真的不如期望于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柳筱玥觉得,自己能够容忍朱铨输出这么多垃/圾,完全是自己教养极佳。
朱铨依旧念叨个不停:“20岁左右的的女孩子,可以考虑花漾甜心,或者粉红魅惑,都是很甜美的女香;25岁以上的女孩子,就好比你这样的…”
“你烦不烦?!”
“我什么样要你说?!”
“闭嘴!”
柳筱玥简直要气炸了。
这家伙脑子有坑还是就没有脑子啊!
一上来就在质疑自己对于香水的品味?
就他懂?!
自己不懂?!
啊啊啊!
好想骂他一小时啊!
听到柳筱玥如此发怒,朱铨也是愣得说不出话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的有些过了。
闭嘴!!!
朱铨把自己的嘴巴闭得严严实实。
车内冷的像荒无人烟的南极。
就在朱铨手捧汝窑碗箱子又一次遭遇急刹与转弯的时候,朱铨渐渐发现了问题,这个女人…好像…开车很狂野!
“哎!”
“哎哎!”
“哎哎哎!”

朱铨一边护住汝窑碗,一边诧异的看着此时依旧面无表情的柳筱玥,紧张地说道:“你…你这样开车,没有出过事故吗?”
“没有!”柳筱玥面无表情道:“不过载上你,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啥时候拿到驾照的?”朱铨脸上的表情全都挤在了一起,问道:“拐弯不打转向灯、跟车都不在安全距离、急刹总是…”
“反正我没有出过事故!”
柳筱玥还是那句话。
“所以,你啥时候拿到驾照的?”
朱铨又一次的询问了相同的问题。
“上个月!”
朱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