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的財富似海深討論-第九百一十二章 發不着熱推

我的財富似海深
小說推薦我的財富似海深我的财富似海深
小丫头也不生气,主动抱住他的腿道:“可是陈晨喜欢叔叔!”
“但是我不喜欢你!”脸上,莫名其妙有些烦躁。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撒谎,林浩径直走开了。小女孩的对手在哪里?她固执地摔倒了。
“吴武”
小女孩哭了,眼里含着泪水。
“别哭!”林浩终于停了下来,但他的脸色越来越黑,心里也越来越不安。
结果这句话不说就好了,一说小丫头哭得更厉害了!
林浩握紧拳头,站在爆炸边缘。但最后他弯下腰抱起了小女孩。
他抱着她的脸,瞪着她说:“再说一遍,不要哭。你再哭我就把你赶出去!”
这个小女孩好得再也不会哭了。
结果,其中一个没注意。一个流鼻涕的小鼻子掉了下来,落在林浩的衣服上。
林浩的脸变黑了,手又开始发抖。
小女孩也慌了,小手擦啊擦,似乎想给他擦干净,结果越擦越脏。
过了一会儿,昨天下午刚买的新衣服都流鼻涕了,可他还没发脾气,小女孩就揉着眼睛哭了起来,哭得鼻青脸肿。
“……”
“……”
安静的!
林浩瞪着火红的眼睛,说了半天:“我前世一定欠你的!”
我从来没有这么有耐心过。之后,他把女孩放在沙发上,给她打水擦脸,给她找感冒药。
最后,我没找到。我不得不从白宛的罐子里提取所有的生命能量,最后冲淡成一杯水给小女孩喝。
这杯水倒下来,小女孩轻度感冒症状立马出现,不再流鼻涕。
但是过了一会儿
“叔叔,陈晨想尿尿!”小女孩看着林浩。
林浩连想都没想。他生气地说:“你自己去吧!”
“陈晨要叔叔扛!”小女孩看上去很渴望。
林浩的嘴抽搐着,黑脸问道:“你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尿的?”
“去洗手间,脱下裤子撒尿!”“说实话,”小女孩回答。
林浩点点头,走到沙发上,没有任何形象,挥手说:“那你自己去吧,我不在的时候!”
小女孩也不动:“可是叔叔你明明在!”
“我不在这儿!”
“就是这样
“……”
就这样。过了好久,林浩还是发脾气,带着小女孩去卫生间小便。
太无聊了!
今天,他在这个小浴室里为一个小女孩撒尿。
最让人恼火的是这个小女孩有很多问题!
“叔叔,你做得不好。你会在外面撒尿的!”
“叔叔,你能闭上眼睛吗?我妈妈说陈晨是个女孩。女孩不能为男孩撒尿!”
“好吧,叔叔,擦你的屁股,否则尿在裤子上会发臭的!”
“……”
就这样。对于不到一分钟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前期的各种准备工作用了近十分钟。
小女孩高兴之后,哪怕期间没有一个小屁股,她也一直咯咯地笑。
林浩不高兴!
主要原因是他累了。他宁愿和九天十地的不朽皇帝搏斗,也不愿给小姑娘尿尿。
看到这个小女孩也没心没肺地笑了,他便瞪道:“别笑了,笑再打你屁股!”
咯咯!
小女孩笑得更开心了,她已经厌倦了打招呼。
中午,林浩在家吃饭。
这是他第一次在这里吃饭。桌上有一小碗肉,好像是专门为他做的。小女孩急切地看着,但她没有伸手。
看着那可怜的样子,林浩又无缘无故地难过起来。他瞪着白万秋说:“你不能再多做点什么吗?”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同情杰德。就这样一句话,白万秋又被骂哭了。
他也不在乎,肉碗端过来又走到小女孩面前一放,坐立不安道:“想吃就说,看着流口水有什么用?”
事实上,他想说,如果他想抢劫,那将符合他一贯的行为准则。他只是暂时改了话。
小女孩不生气,立刻笑了。
“妈妈不哭,吃肉,叔叔也吃,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吃!”
这是一把特殊的勺子。这是白万秋的一块肉,林浩的一块肉,最后是他自己。
动作笨拙,声音稚嫩,边看边听,白婉秋十分沮丧,捂着嘴,低下头趴在桌下。
她不恨林浩骂她,真的,因为她发现她真的是玩忽职守!
看到那个女人又无缘无故地哭了,小女孩从凳子上下来,抱着她哭了起来。林浩郁闷得要死。
你想一直哭吗?
他生活中最烦人的事情之一是孩子的哭闹,另一件是女人的哭闹。目前,它们都占据了整个世界。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崩溃。
“不,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我再这样下去,我会发疯的!”
“工作快,工作好,就算他们不搬出去,我也不用天天呆在家里!”
“……”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的財富似海深》-第九百一十二章 發不着熱推
我心里想,这顿饭没什么味道。
其实,白万秋的收入不错,简单的菜味道也不错,但他的心思不在这里。
晚饭后他径直回了房间!
白万秋没有再出去。洗完盘子后,她哄小女孩回房间小睡一会儿。
林浩在房间里打坐。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五点多了。
走出房间一看,白万秋正穿着围裙做卫生。
似乎因为中午被骂,下午就出去买肉了。
看起来像是很多上等猪肉。它有两三斤重。就在桌子上。我还没来得及清理。
点点头,他说:“是的,孩子长大了,你不能少吃。”
之后,不等白万秋回应,他说:“你可以自己吃饭。别等我。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也许我晚上不会回来了。关上门窗,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来!”
语气比中午轻松多了。
这时,小女孩走出房间,抱着他的腿咯咯地笑:“大懒大叔,大懒大叔,陈晨早就醒了,大叔直到日落才醒……”
柔软、柔软、糯米的孩子们的声音,像唱歌一样,在这个夏夜里非常悦耳。
林浩有点恼火。
本来没事,小女孩来了,脸都黑了,留下两个字,很快就走了。
没过多久,家里的小女孩问白万秋:“妈妈,叔叔讨厌陈晨吗?”
捂着嘴,很委屈。
白婉秋放下拖把,抱起她,笑着说:“我怎么能,陈晨又聪明又漂亮,叔叔喜欢你太晚了,我怎么能恨你呢?”
“可是,叔叔总是很凶!”陈晨皱着巴小脸,很不高兴。
白万秋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她抱着小女孩来到窗前,指着楼下大街上离去的身影说:“叔叔可能很凶,陈晨要知道叔叔不喜欢你,他就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说完,她的眼睛变软了,心也暖和了。
陈晨听不懂,却开心地笑道:“叔叔喜欢陈晨的,叔叔喜欢陈晨的。
妈妈,你知道吗,我叔叔昨天教我的,他说孩子不能太胆小,胆小就会被欺负。
舅舅说,谁敢打陈晨以后,陈晨就会举起拳头反击。
叔叔今天还陪陈晨玩跳棋,玩剪刀石布,陈晨感冒流鼻涕,叔叔还给陈晨治疗。
妈妈,妈妈,我叔叔把陈晨送回去小便,但是我叔叔太笨了。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完成……”
我很高兴。它像鸟一样啁啾。
看到她这样,白婉秋心里很高兴,但很快又皱起了眉头。
如果有人敢打,他就会举起拳头反击。这个
想起来,我心里哭也笑不出来。
就在她试图纠正小女孩的错误观点时,在这里,林浩已经离开了社区。
不出所料,出来没多久,甜甜阿姨就打电话来了。
问他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