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 愛下-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熱推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姒姝,帮我这一回,回头必有重谢!”
这话让柳清欢心头一紧,如今他夫妻二人身处于这方小小的孔洞中,前有姚御,后有姒姝,已成夹击之势!
腾的一声,与他背靠背的穆音音手中多了把炙炭般火红的长剑,戒备地看向姒姝。后者听到姚御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眼中闪过惊疑之色,随后竟是退了一步!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 ptt-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相伴
“姚御,你……唉!”
叹息一声,姒姝的神色却在眨眼间变得极为冷静,所有的情绪都消失了,冷冷地道:“我不知你打算干什么,不过这与我们当初商量的行事可大不同,所以不管你想干什么,这时候都别拉上我!”
柳清欢心里一松,只要姒姝不帮姚御,那就还好……那片黑影已袭进洞来,黑影中有一把小剑的影子,散发着沁入骨髓的阴寒之意,就好像这方天地的灵气都被那剑吸走,空间立时变得凝滞而又沉重,手脚如同陷入泥沼般僵硬难动,更有一种窒息之感。
杀气!
这一刻,柳清欢感觉到了极为深重的杀气,对方似乎不只是想抢夺他手中的佛舍利,而是想要杀他!
柳清欢不禁冷笑一声,那片黑影已扑到近前,他手中的弑仙枪上所有铭文霎时大亮,浓重的凶煞之气宛如一头暴戾的凶兽般咆哮而出!
狭窄的通道剧烈摇晃,石土飞溅,烟腾影迷。
生死关头,柳清欢没留半点余力,浑身金光大冒,每次枪出便如泼洒出大片的血光,几息之间就将飞舞到身前的黑影扫灭,与影雾中的剑撕杀到一处。
到了此时,柳清欢也有些心惊,那是一把只四五寸长的小剑,剑身细长如针,通体乌黑暗沉,散发着比冥幽还要森冷的寒意,品阶绝不下于弑仙枪。
最重要的是,弑仙枪在这临时开辟出来的洞中极难施展开,每次挥动便会弄得土石崩落,而对方却灵活地穿梭来去,几次都差点突破弑仙枪的封锁,斩向柳清欢。
而在这时,洞外轰隆隆如同万马奔腾般的声音越来越大,是那佛怒金轮从山头一路往下漫延,声势浩大,慑人心魄!
“姒姝,你还想不想进万祖之地了!”姚御却是等不得了,语气因为佛怒金轮的逼近而变得很急:“他手中那枚伽罗摩大法师的舍利子,是开启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阵核的关键之物,现在不抢,更待何时!”
伽罗摩大法师?
柳清欢先是疑惑,随后心头一震!
这名字初听陌生,但只要对佛家稍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那位伽罗摩大法师是佛家历史上一位极有名望的高僧,曾普渡四方、广善人间,极为德高望重。
只不过,怎么现在又出现了这位大法师圆寂之后才会结成的舍利子,还被廉贞比试输了后用作赔礼到了他手中?史书上所载伽罗摩可是在二三十万年前就已经得道飞升了。
柳清欢心头一动:三十多万年前……
然而此时却无暇细想,站在石洞最里面的姒姝在听了姚御的话后,神色似有松动。
“呵呵,不就是进大阵阵核吗?”柳清欢开口道:“谁说我不愿出借佛舍利的,送佛送到西,我如今也身处大阵中,自然也想破除大阵,打开万祖之地!”
他这样一说,姒姝果然立刻道:“姚御,既然青霖道友同意拿出佛舍利,你快停手吧,佛怒金轮马上就到了!”
在洞口处重新显出身形的姚御,脸色已是极为不好:没有姒姝相帮,凭他一人,显然不可能在极短时间内拿下柳清欢的。
他咬牙道:“姒姝,别天真了,他嘴上这么说,谁知后面认不认账!”
姒姝却只把那宝光闪耀的袈裟裹得更紧了些,敷衍道:“那也等撑过这波佛怒金轮,与其他人会合后再说吧。”
姚御面目一阵扭曲,终于露出真面目:“实话跟你说吧,这人与我族有血海深仇,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血海深仇?柳清欢皱起眉:他与太阳烛照一族虽然有过几次冲突,但唯一一次在青冥击杀那位烛照族人时却并无外人知晓,而且就算杀过他们一位族人,也不至于上升到血海深仇吧?
就听姚御又继续道:“你不是想要我那件极阳金乌吗,现在只要帮我,也无需太多,只需帮我牵制一下他,极阳金乌就是你的了!”
不好!
弑仙枪在对方话音未落时已刺出,却不是刺向姚御,而是刺向洞壁。刹那间,大块大块的土石往下崩落,原本便已一片狼藉的通道终于彻底塌陷。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一声娇笑!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坐忘長生 ptt-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展示
熊熊火光大盛而起,穆音音浑身腾起金红色烈焰,一双清眸都化作了两颗剧烈燃烧的星辰,挡在了突然飞扑而来的姒姝面前!
“就凭你,也想挡我!”姒姝不屑地道。
就修为而言,大乘期的姒姝自然不会把合体期的穆音音放在眼里,而且穆音音身上的火凤血脉极为淡薄,是远远比不上真正拥有凤血的姒姝的。因此她只是挥了一下衣袖,更加灼热的火光就压倒了那片金红烈焰。
不过有这半息不到的时间作为转圜已经足够了,姒姝挥来的赤红手掌对上的是柳清欢的手,一股磅礴的巨力猛地袭来,她发出一声惊叫,整个人飞跌向洞内深处。
柳清欢目色冰冷至极,手腕一抖,十二颗定海珠所串成的珠串从腕间滑到手中,一扬手就砸了出去!
“轰隆隆~”而那佛怒金轮的光浪终于在此时漫延到了洞外,金芒透过山石的缝隙射了进来。
柳清欢面色一变,也顾不得再去理会姒姝,一把将穆音音拉到怀里,手中的佛舍利也在此时亮起清澄的光辉。
一时间,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种颜色,最纯净的金色佛光笼罩了大地,将世间一切阴邪魔影都照得无处遁形,整座佛山都如同沉沦在一片金洋之上。
佛光本该是柔软明亮的,然而此时却灿烂而又锋锐,带着磅礴的威凛震慑之意,即使有佛舍利散发出的清辉将其隔绝在外,柳清欢也感觉到了一股灼烧般的巨痛。
晨钟暮鼓之中,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叫,就在洞外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