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妖魔哪裡走 起點-646.地下食物鏈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这声音一出现,老鼠忽然变得躁动起来。
本来还有些黑老鼠在爬墙追逐黑煞蟞吃,可是随着沙沙声响起,它们顿时不再搜索墙上的黑煞蟞,飞快窜下来向两人飞奔。
见此王七麟厉声道:“徐爷小心,这是玄金尖嘴鼠,它们的皮毛与金属相仿,防御力很厉害!小心别被它们嘴巴咬了,它们的尖嘴就跟刀子一样好使!”
他一甩蜂巢,六只古妖蜾蠃顿时飞出。
古妖蜾蠃不愧是上古大虫,玄金尖嘴鼠的防御力那么强大,妖刀甚至无法将之破防,可是在古妖蜾蠃的尾刺之下却如同一张纸。
轻易破防。
六只古妖蜾蠃刺上去,地上出现了六张老鼠皮。
王七麟挡在徐大身后御使六剑劈出,六剑互相交杂,剑气纵横,冲入玄金尖嘴鼠群中后直接将之给犁出了一道道的大空隙。
被六把飞剑撞上的玄金尖嘴鼠就跟被车撞了的狗一样,往后倒退着飞起。
哀鸣声四起。
前面的玄金尖嘴鼠被撞的往后退,后面的玄金尖嘴鼠则又撞上去,潮水般涌来的鼠群一下子出现了动荡,就像是两道激浪相撞一般!
吱吱的叫声猛然变大了几倍,玄金尖嘴鼠惊恐而暴躁,前面有老鼠避开了飞剑阻隔而飞起,张开嘴冲王七麟窜来!
它们嘴里牙齿很锋利很尖锐,而且古怪的是它们不仅仅是牙龈上长有牙齿,上下颚都长满了牙齿,没有舌头,满嘴利齿!
王七麟眼光一闪,妖刀精准递出,正好插入了玄金尖嘴鼠的嘴巴中。
口爆了。
玄金尖嘴鼠嘴巴很厉害,牙齿很锋利,它们皮毛很坚硬,攻防一体,简直没有缺点。
但也只是‘简直’,它们自然有缺点,这缺点便在它们口里。
它们的咽喉很柔软!
妖刀一闪而逝,王七麟手腕轻抖甩刀,一只玄金尖嘴鼠便落在了地上。
嘴里有鲜血往外流淌。
鼠群潮流虽然澎湃凶猛,可王七麟就像海洋中的磐石,任你巨浪拍打,我自岿然不动!
等到鼠群冲击的实在太猛,王七麟便张开嘴一口虿雾喷出。
玄金尖嘴鼠只有强大的防御力,它们没有毒抗,通道洞口狭小,这一口虿雾喷出后正好笼罩住了洞口。
王七麟推着徐大往后退,一群玄金尖嘴鼠不怕死的窜入虿雾中,等到它们越过雾气窜出来,落地后身影顿时踉跄,再跑不了几步纷纷倒地!
玄金尖嘴鼠不是寻常老鼠,它们有灵性,看到同类莫名其妙倒地身亡,又看到王七麟这边七剑堵的洞口水泄不通,它们一番暴怒的尖叫后纷纷转身而去。
鼠群如退潮一样离开,它们钻入了王七麟和徐大刚才进入山洞中时候所走的那条通道。
以最快速度逃窜而去。
徐大见此大喜,叫道:“七爷真有你的,今晚咱俩是各展神通了,大爷先收拾了尸蟞你又收拾了黑老鼠,嘿嘿,果然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王七麟收起刀说道:“你自己刚才都承认了,黑煞蟞压根不是被你的刀给吓走的,是发现玄金尖嘴鼠出现,然后才逃跑。”
徐大厚着脸皮说道:“这只是一个猜测,更大的可能还是被大爷给打跑的,再说,如果黑煞蟞不是被大爷打跑而是被玄金尖嘴鼠吓跑的,那这些玄金尖嘴鼠也有可能不是被你打跑的,而是也有东西吓到了它们。”
王七麟问道:“什么东西?”
徐大眨眨眼,说道:“大爷怎么知道!对了,这玄金尖嘴鼠是什么东西?七爷你是不是有事瞒着大爷?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大爷不知道的事?”
王七麟没好气的说道:“是呀,我有事瞒着你,我瞒着你自己偷偷学习呢,见缝插针的学习,所以才知道这些东西!”
每次提到这个话题徐大就要吃瘪,他毫无底气的问道:“那这些黑老鼠到底怎么回事?”
王七麟说道:“就是我说的那样,它们是玄金尖嘴鼠,《录异记》有云,玄金鼠,身毛墨黑,口齿为尖,眼眶赤。赤者乃玄金之精。伺其所出掘之,当获玄金。”
“《坚瓠集》也有记录,说的是成化二年,长乐士人陈豊,独坐山斋。见梁上二黑鼠相鬬,齐齐身死,忽坠地化为墨黑之金……”
徐大讪笑道:“七爷你现在学问真是非同寻常。”
王七麟哼了哼道:“学如逆水行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算了我继续给你讲玄金尖嘴鼠吧,你听我讲完就知道了,咱们遇上大事了!”
“《广异记》上有记述,说玄金尖嘴鼠是最喜欢吃尸蟞的,它们身上能发出一种叫做‘聚尸气’的东西,最让尸蟞害怕,所以之前它们还没有出现,黑煞蟞们就怕成那样。”
“而凡是有黑煞蟞出现的地方必是大凶之地,这个凶是针对活人来说,对于死人来说则是吉地,因为它们常常被用来守卫大墓。”
“可要是生有黑煞蟞的地方还有玄金尖嘴鼠出现,那就了不得了,这说明此地确实有大墓,这大墓还非同寻常。”
“要把这件事讲清楚,我得先给你普及一些常识。”
“黑煞蟞喜欢吃死尸,它们死后能化作阴气滋养死尸;玄金尖嘴鼠则喜欢吃活人很讨厌死尸,于是……”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黑煞蟞喜欢吃死尸,玄金尖嘴鼠喜欢吃活人,它们能散发出聚尸气让黑煞蟞恐惧,而黑煞蟞只要藏在尸体里就能让玄金鼠不愿意来吃自己。
如此一来阴气养尸、尸蟞吞尸、玄金尖嘴鼠捕食尸蹩为生、尸蟞死去可以放出阴气温养死尸,而尸体又可保护尸蹩不被玄金尖嘴鼠猎杀殆尽,这样就形成了一条食物链,最长期限的延长尸蹩和玄金尖嘴鼠生存时间以克制生人进入。
这也是他们之前看到那些尸首明明脏器血肉都被吃光了,可是面色却很红润的缘故。
尸首是被黑煞蟞所温养,所以能保持着生前的样子。
王七麟将自己的分析一一讲解出来,这时候老鼠吱吱叫的声音已经消失了,而老人喘息一样的沙沙声又响了起来。
在这乌黑的通道里,沙沙的声音连续不断的响着,好像从四面八方有什么东西围了上来。
王七麟和徐大疑惑的对视一眼,小心翼翼踏入通道往前走。
蜃脂烛灯光一照,一个三角形的黄色脑袋突兀的出现在光圈外头。
尽管它隔着灯光还有段距离,可王七麟还是一眼就认出它的身份。
老黄鼠狼!
被光一照,老黄鼠狼的脑袋迅速的缩了回去,摆明是做贼心虚。
徐大心花怒放,道:“七爷,上!”
王七麟低声道:“小心有诈,它这么狡猾,明明已经逃跑了,为什么又露出面来让咱们发现?”
“肯定有圈套,待会看我眼色行事!”
徐大扭头看看他那张在黑暗中连鼻子眼睛都分不清的脸,一时不知道怎么去看他眼色。
通道大概有两米多高,虽然整体比较齐整,但因为山体运动仍然有不少裂缝和石块参差不齐的交杂着。
王七麟向徐大使了个眼色,双手握着腰刀悄悄的向前走,一直走到老黄鼠狼探出来的地方,然后猛地跳出去,正好把那东西堵在了石缝里!
只见在山壁上大概有一道半尺见方的石头缝,老黄鼠狼还真在这里。
而且它特别慌张,瞪大眼睛一个劲往后退!
石缝很深,可是只有开口还算宽阔,再往后越来越细,这老黄鼠狼估计想钻进去藏起来,结果身子缩入后面细石缝后脑袋缩不进去了。
从当前情况来看,刚才它不是鬼头鬼脑的往外看,而是为了用力往后缩先往前探了探身以便于发力,结果探身时候把脑袋露出来了。
王七麟冷笑一声一抬头,正好看到两颗绿油油好像鬼火一样的东西,抽冷子看到黄鼠狼的眼睛他心神抖了一下,顿时有些头昏脑胀。
他赶紧要施展临字大手印,这时候徐大跟了上来,他一看这黄鼠狼脚上拖着个铮亮的大老鼠夹,立马心花怒放:
“孙子!你不是能跑吗?跑啊,继续跑啊,大爷倒想看看是你跑得快还是老子追的快!”
说实话这黄鼠狼也真能跑。
王七麟以为它被老鼠夹子夹到应该是故弄玄虚,毕竟它修为颇深,老鼠夹子不可能夹得住它。
但是显然并非如此,这黄鼠狼真受伤了,后腿一条骨头被夹断了,纤细的小腿呈一个古怪的角度。
就这样它还能跑出这么远,王七麟还挺佩服它的。
求生欲望很强烈。
老黄鼠狼知道自己穷途将至,身子哆嗦的好像得了羊角风,嘴里吱吱呜呜哭一样低声叫个不停。
特别恐惧的样子。
徐大要去抓它,它一边往后缩身子一边吱吱呜呜的叫。
见此徐大便狞笑一声抖了抖绳子说道:“来吧,小宝贝儿,乖乖的让大爷绑起来,否则你可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老黄鼠狼惊慌失措,它伸出一只前爪指向山壁之后发出凄厉的叫声。
徐大冷笑道:“叫,你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嘿嘿,小乖乖,你落到大爷手里算你倒霉,放心,大爷待会不会让你痛苦的……”
他猛的伸手,一把掐住老黄鼠狼的脖子将它拽了出来。
王七麟的六把飞剑全护在徐大身边。
一切太简单了。
简单的太反常了。
肯定有诡!
可是老黄鼠狼确实被徐大绑起来了,徐大用他娴熟的捆绑技法将它来了个五花大绑。
徐大也有这个想法,问道:“七爷,咱们现在抓到这坏东西了,小心夜长梦多,咱们要不要在这里点了它天灯?”
老黄鼠狼能听懂他们的话,但是并没有做出回应,而是努力扭头看向山洞通道的来处一个劲的吱吱叫。
徐大脱下裹脚布说道:“嘿,忘记给你堵住嘴了。”
王七麟摆摆手说道:“等等,它好像不是在害怕被咱们给抓到,而是在害怕别的东西?”
老黄鼠狼听到这话使劲点头,又冲着他们进入通道的那入口处叫了起来。
有什么它害怕的东西正在通道口处。
王七麟照例是用黄书探路,他再次要了一本书,徐大很不舍:“《逍遥小书生》啊,七爷你能不能用它封皮……”
他话还没说完,王七麟已经全洒上火油扔了出去。
燃烧的书页像一支支利箭喷射,他们来处那洞穴口的位置猛然从顶上反吊下来一截庞大的阴影。
沙沙声再起。
声音比之前响亮许多!
火光照耀下,一道黝黑而巨大的身影反朝着燃烧的书页冲来,嗖然掠入洞穴中!
一看到这乌黑的东西,黄鼠狼嘴里发出一声尖锐到好像要把喉咙喊破的叫声!
它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简直就是全身抽搐。
巨蟒!
一头巨蟒陡然出现!
它是从通道顶部钻出来的,脑袋是菱形,当真有水桶大小!
王七麟立马提着徐大往后倒退,这巨蟒要冲洞!
巨蟒张开嘴巴,一股寒森森的气息喷出,燃烧的纸张纷纷熄灭落地。
徐大闷声道:“好大的蟒蛇,不过它是瞎子吗?好像没有眼睛!”
大蟒的身躯还在往外出,脑袋逐渐昂起,形成一个U字形状。
接着眼睛打开了,两颗比海碗还大的黄色眼珠子露了出来。
瞳孔则漆黑。
它的瞳孔不是寻常蛇的裂孔型,而是如人手指般粗细,不断扭曲变幻形状,像一条麻绳在抖动。
它又张开嘴巴,一条粗麻绳般的蛇信子开始吞吐:“嘶嘶、嘶嘶!”
王七麟与它打了个照面,一人一蟒展开对峙。
同时他也骂徐大:“你能不能把你那张开过光的嘴闭上?”
巨蟒通体乌黑,身上长着一块块脑袋大小的鳞片,它的两只眼睛散发着冰冷无情的光,舌头吞吐间,可以看到它嘴里那些密密麻麻的牙齿。
王七麟记得蟒蛇是没有牙齿的,它们也没有咀嚼能力。
可是这条蟒蛇的样子却改变了他的认知。
看到它,王七麟总算明白老黄鼠狼为什么浑身颤栗,它怕的不是他与徐大,怕的是这条巨蟒!
先前它在那里探头探脑的往石缝里头钻,恐怕也不是要躲避他们两人,而是察觉到了巨蟒的靠近想要躲藏!
王七麟仔细回忆了一下,黄鼠狼露出头来的时候,他也听到了一股沙沙声。
当时他没有意识到这声音代表什么,其实那是蟒蛇从洞顶裂缝中穿梭而来时候,肚皮摩挲岩石所发出的声音!
在他俩惊骇的目光中,巨蟒的身体缓缓的舒展。
之前曾经一度出现过的如同老人喘息的沙沙声再次响了起来。
巨蟒的身子伸展蠕动,脑袋位置丝毫不动弹,两只毫无温度的眼睛死死瞪着他俩,看样子好像不是想表示友好。
熱門都市小說 妖魔哪裡走 愛下-646.地下食物鏈推薦
被巨蟒的目光盯着,王七麟和徐大都有些胆寒,这是一种弱者对强者自有的恐惧和臣服感。
但王七麟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趁巨蟒没有动弹,徐大说道:“七爷,撤吧!”
山洞通道太狭窄了,这对他们不利!
巨蟒体型正好可以在通道中横冲直撞,他们连个躲避缓冲的地方都没有!
两人后退,巨蟒蜿蜒着逼近他们,嘴巴张开,蛇信子吞吞吐吐。
这是要发起攻击的征兆!
王七麟毫不犹豫大喝一声:“剑出!”
金翅鸟御剑出现在巨蟒一只眼睛前,速度太快,巨蟒又没有眼睑眼皮,它不能闭上眼睛,顿时被开门剑给爆了进去!
‘噗嗤’一声怪响,巨蟒右只大眼睛好像凉粉一样从瞳孔爆裂开来!
王七麟觉得这一下肯定很疼。
巨蟒疯狂嘶吼着,脑袋利箭一样向他俩的位置冲撞而来。
门开,其他五把剑出现!
剑气如长虹纵横,五把剑对着巨蟒身躯劈出,巨蟒身上的鳞片被砍得崩裂脱落。
但这无法阻挡巨蟒突刺的力气!
王七麟一脚踢在徐大身上将他给踢开,自己则顺势飞起贴在了洞顶。
蟒蛇的脑袋好像一颗导弹一样嗖的贴着他的身子飞了出去,它的身体也跟水桶一样粗细,动弹时候带起的狂风刮的人脸生疼。
一击不中蟒蛇嘶吼一声,它那巨大的身躯反转撞击在山壁上,石缝离开、碎石溅射,通道竟然隐隐颤栗。
巨蟒回头,长长地舌头好像浸了血的麻绳,在通道里稀溜溜的吞吐。
然后开门剑又到了它另一只眼睛跟前!
可这巨蟒吃亏一次后长了记性,开门剑一出立马甩头。
开门剑虽快却也不能瞬移,这一剑劈在它眼角,只是给它撕开一道伤口。
巨蟒剧烈甩头,开门剑被撞开,它的舌头吞吐几下猛然抬起了头精准的盯到了王七麟的位置上!
王七麟心里暗叫不好,松开手飞速落下,巨蟒头颅已经撞到了他之前藏身之处。
蟒蛇的身躯极长,此时它的蛇尾还没有从通道顶上的洞穴中钻出来。
徐大挥燃木神刀砍它身躯,巨蟒身躯扭转撞向四周,王七麟一看情况不妙提起徐大踩着它身躯往前跑。
巨蟒实力不是很强,只是防御力高、力气大,可是这通道简直是量身为它订做的一处主战场,在这里王七麟的妖刀施展不开,而巨蟒庞大的身躯正好能碾压他们。
原本宽敞的通道被蟒蛇身躯一堵变得狭隘起来,王七麟腾转挪移,还好他进入八品入神境,身躯控制力大增,而且心神出窍能纵览全局,总能找到漏洞和空隙。
他带着徐大与巨蟒身躯错开逃出,在通道中飞奔。
巨蟒反应快,脑袋扭转来了个毒蛇出洞,紧追不舍!
徐大在电光石火间从须弥芥子中又掏出一罐火油,巨蟒追来他砸出,火油罐子正好砸在巨蟒脑门上。
他另一只手拎着老黄鼠狼没法使用火种,就对王七麟叫道:“火折子!”
王七麟甩手扔出。
一朵暗红的大火星在通道中亮起,巨蟒撞上来,顿时火焰熊熊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