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從長阪坡開始 線上看-第0757章 各種秀操作(求月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还有呢?”刘备脸上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定国诱杀夏侯渊后,肯定会有下一步的行动,这小子是个能让人省心的主。
出门在外,他有自己的主见。
庞统这才抛出关平密信当中的第二个重要消息:
“定国预想无法从汉中回到蜀中,为了不给张鲁留下可乘之机。
優秀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 秋來2-第0757章 各種秀操作(求月票)讀書
他决定领兵从阴平小道直插江油后,穿插到绵竹县。
利用突袭性拿下绵竹后,一口气直扑雒城,找机会攻克成都!”
庞统说完之后,刘备看向了法正:“孝直,这阴平小道可当真存在?”
法正点点头,好像是有这么一条路,平常都是樵夫与猎户走的路:
“主公,此路难行,艰险异常,关小将军恐怕会有所损失。
除此之外,金牛道有汉中军阻碍,关小将军麾下的三千人马想要回来,难如登天。”
“如今就算写信劝他待在凉州,恐怕也是晚了。”
庞统知道关平骨子里就有冒险的性子。
此时此刻,关平他一定已经在行军路上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只能完善定国定下的计策了。”
刘备摸着胡须算是下了基调:“我相信定国麾下的士卒,皆是精锐之士。”
“如此,主公,那我们便不能短时间内攻克涪县,这与我们当初定下的计策有冲突!”
庞统说完之后,法正就陷入了沉思。
当初定的就是要速战速决,一路上克城拔寨,直取成都。
可是现在又有了关平这个不确定因素的加成。
不过法正一想,就算主公攻克涪县,那刘璋就会束手就擒吗?
不会,肯定会垂死挣扎!
就算关平他没有攻克成都,只要占据雒县,对于主公征蜀十分重要。
非常不錯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757章 各種秀操作(求月票)展示
自古雒县为征蜀的战略要地,只要关平攻克雒县,那成都就再无险可守了。
如此一来,主公便能挥军直接攻打成都,更为迅速,否则一座城一座城的攻克,那得用多久的时间啊?
“只是主公不能迅速攻克涪县,蜀中人士,怕是会心有疑虑,不会早早归降。”
法正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这场仗打的就是速战速决。
庞统也点点头,如果主公选择上策,直扑成都,就不会有眼前的这种困境了。
等等,定国此举不就是契合了自己所献的上策吗?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逼迫主公一把,定国好算计。
庞统面露深思之策,实则是在观察主公的表情。
“此言在理。”
刘备点点头,望着涪县的守军,目露思索。
庞统听到这话,便知道自家主公算是同意了。
法正拱手谏言道:“主公,莫不如想法子引诱涪县的士卒出来,大败之。
促使他们向刘璋求援,为关小将军的偷袭成都创造有利条件。”
庞统捏着胡须笑了笑:“孝直的法子是要歼灭涪县的士卒,却不攻破城池?”
法正点点头,既然主公想要给关平一个表现的机会,那他就顺势为之即可。
刘备听完法正的建议,心中有了定夺,张任等人被败,让刘璋不断的抽调兵力支援前线。
造成他可以把自己阻拦在涪县的假象。
这样成都就会出现空虚的状况,方便关平从中取事。
“对于蜀中士卒,我们要尽可能的招降为主。”
刘备嘱咐了一句,益州将来可都是自己的了。
自家的人力,还是要控制一二,招降为主,勿要大开杀戮之道。
否则将来领军出征,北伐中原,缘何能让麾下士卒用心?
“喏。”
庞统法正二人皆是拱手称喏,商议如何把他们给引诱出来。
涪县城墙之上,几人望着城外的敌军,显得分外忧愁。
刘璝来的时候,去山上找“老仙人”卜算了一卦,此行对付刘备可谓是九死一生。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投降刘备能得生,硬抗会死。
他为此事,显得忧心忡忡,但张任对此却不放在心上。
什么时候战事的胜负,要用一个老叟的话来决断了?
吴懿扶着城墙垛子开口询问道:“你说杨怀在宴会上刺杀刘备,当真是主公暗中吩咐的?”
张任冷哼了一声,摸着胡须道:“此皆是刘备的借口罢了,我先前观杨怀是真有杀刘备的心。
至于高沛,此人不知为何就率军投降了刘备,还散布谣言说主公要杨怀刺杀刘备,期间还与他商议刺杀刘备,他不忍如此做,才弃暗投明的!
两人乃是蛇鼠一窝之辈,吾必擒杀他们,以保境安民。”
吴懿不想再讨论这件事,高沛投降刘备可不光是这个,还是因为刘璋他杀了何英。
而何英是巴蜀集团的一份子,乃是大儒任安的弟子。
这股势力因为同学之宜,自动拧成了一股绳子,对抗刘璋的暴行。
刘璋亲自斩杀何英后,这些人不是辞官,就是在等着刘备他举兵占据益州。
如今刘备果然举兵了,这些人开始弹冠相庆,甚至已经开始暗中有投靠刘备的举动。
凑巧高沛就是任安的弟子之一,他领军投降刘备,根本就不用想太多。
吴懿深知这些巴蜀人有着强大的排外情绪,如今刘璋如此种种的行为。
或许能让他们想要加速推翻刘璋的统治,换成刘备。
吴懿自幼跟随刘璋入蜀,身为东州人元老级别的继承人,对于刘备的入蜀,心中没有什么感触。
就算刘备赢得了益州,那接下来受到重用的依旧是他们东州人。
巴蜀集团的人,无论是对刘璋还是对刘备,皆是不欢迎的。
现在东州人对于刘备攻占益州,一个是满心欢迎,二是无所谓。
巴蜀集团的人对于刘备攻占益州呢,一个是想着绝不能让刘璋在统治益州了。
另一个派别宁愿让刘璋这个无能的人统治益州,也不能让刘备统治。
他们不想参与到中原的战事当中去,否则将来刘备出益州,必定会耗费益州大量的人力物力去与曹操发动战事。
这对益州百姓或者豪强而言,绝对是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吴懿的瞎想被张任的话给打断了。
“如今我军与刘备成为对峙之势,我意在城外建立左右两个营寨,互掎角之势,让刘备不能迅速攻城,耗死他。”
张任面对刘备气势如虹的攻势,盘算着只有守一波,待到刘备军攻城士气低落,再进行反攻。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57章 各種秀操作(求月票)相伴
刘备他深处益州腹地,想的定然是速战速决,趁着主公不备,一路打到成都去。
刘璝听完张任谋划的策略,摇头道:
“张将军,我等还是据城坚守为好,再出城立下两寨,岂不是成了刘备的靶子,被重点攻击?”
“刘将军,我看你是被老叟的话吓破了胆子,绝不能只龟缩在城内被动防守,
否则不仅敌军士气没有降下去,我军士气反而会更加低落。”
张任瞥了刘璝一眼,出战前,非得去卜卦,结果卜到如此差的卦象。
万一那个老叟是被刘备给收买的人呢?
如今益州因为刘备的前半生的传播,已经人尽皆知。
世人只知道别人嘴里美化过的刘备,却不知道刘备此次入蜀,实乃是狼子野心。
如今当真的暴露出了他的獠牙,想要一口吞掉益州,我张任绝不答应。
刘璝怯懦不敢与张任对视,扭着头看向城外。
“还未退敌,如何先内讧?”吴懿站出来打了个哈哈:
“敌军势大,我等还需向主公拨调援军,如今战事全凭张将军吩咐。”
“对对对。”邓贤也急忙打了哈哈道:“还是要向主公说明,调拨援军来,如此方可施行张将军的计策。
否则我等出城进入营寨,人少了必定会被刘备军所趁。”
张任点点头,如今只能先行向主公申请调拨援军。
三百里之外的刘璋,很快就得到了张任快马加鞭送来的消息。
对于刘备的突然翻脸,刘璋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他虽知道杨怀有杀刘备之心,但绝不是自己准许过的。
这件事,他就当不知道,毕竟想杀跟真杀是两码事。
刘璋也不希望杨怀与刘备的关系很好。
精彩都市异能 從長阪坡開始 ptt-第0757章 各種秀操作(求月票)
谁成想会引发这般动乱。
杨怀临死前还要拉自己下水,给他报仇。
如今刘备攻占梓潼郡,围困涪县,遭遇这种事,着实让刘璋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六神无主。
“主公,我觉得还是要解开误会为好。”张松微微拱手抱拳道:“相信刘玄德也是一时怒气攻心啊!”
谁遭遇刺杀,谁能不上心?
“主公,我私以为,应先把张松下狱,就是他引得刘备入蜀,二人必定是早有勾结。”
郑度对于上次当众吐血的事情耿耿于怀。
如今都这般迫在眉睫的时候,他见张松还在为刘备说话,心里已经笃定张松,他就是背叛自家主公了。
“一派胡言,我对主公的忠心,日月可鉴。”
张松气急败坏的大嚷道,至于他嘴里喊出来的主公是谁,他心中清楚。
“好了好了。”刘璋一甩衣袖:“勿要再吵,如今还是要想法子扑灭刘备这个攻势为好。
既然子乔言能安抚刘备心中的怒气,你且替我走一遭,问问刘备有何要求,让他赶紧出川为妙。”
“喏。”
“主公不可。”郑度急忙拱手制止道:“主公,我有一计,无需如此,便能平了刘备的攻势。”
“哦?”
刘璋一愣,张松也一愣,皆是看向郑度。
郑度微微拱手:“主公,刘备他嫡系部队不足三万,还要分兵守卫白水关、葭萌关以及沿途各县。
就算高沛率军降他,吾估计刘备也不敢用,益州士人未曾归附于他。
军中没有太多的粮草,全靠主公资助。
如此一来,主公可尽驱赶巴西百姓过涪水,仓禀野谷,一并烧之,深沟高垒,静心以待。
若刘备率军求战,我军绝不应战,他无粮草后继,不足百日,必定溃败,届时刘备可擒。”
郑度说完之后,就直接看着刘璋。
刘璋捏着胡须暗暗思索。
张松心下一惊,郑度这招坚壁清野的策略,自家主公怕是真的难以应对。
郑度瞥了张松一眼,又开口道:
“主公可派张子乔前去与刘备接触,愿双方解开心结,重归于好,用此来迷惑刘备。”
此计一是断了刘备的军粮,二就是在试探张松,让他露出马脚。
正好让自家主公瞧瞧,张松他早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
“主公,某还有一计。”郑度摸着花白的胡须自信道:
“主公可遣人去与汉中张鲁说和,叫他扣押关平,攻打葭萌关,定然会让刘备他首尾不相顾。”
“关平可是刚刚诱杀了曹军名将夏侯渊,岂会被张鲁所扣?”张松则是拱手道:
“主公杀张鲁母及其弟,如今再向他求援,届时他真的与刘备一同攻打益州,岂不是引狼入室?”
“张从事勿要如此激动,依我之见,刘备必会派兵守卫葭萌关,不放张鲁士卒入蜀,否则他还如何独占益州?
精华都市异能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757章 各種秀操作(求月票)閲讀
二人在益州北部相争,必定会分散刘备的兵力,减少我方压力。”
刘循拱手表示赞同,最好让刘备张鲁他们二人互相征伐,己方好从中取利。
刘璋点点头,这样一分析,倒是在理。
“那方才郑从事所言呢?”刘循又小声问了一下自家老爹的意见。
这种事其实他是乐意的,真乃好计啊!
刘备他定然没有办法能够应对。
刘璋最终摇头表示拒绝:“此事极为不妥,吾闻拒敌以安民,未闻动民以避敌也。”
郑度闻言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刘循还想再劝,就听刘璋道:“郑从事,最近的谋划多亏你了,你且回家安心歇息吧!”
郑度愣住了,刘循呆了。
张松惊的说不出话来。
“主公,这是要罢黜我?”郑度率先拱手发问,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嗯。”
刘璋双手背后,不去看郑度,从鼻子里发声。
张松看着房间内发生的一幕,实在是不知所措,心想自己还没进谗言呢。
刘璋他怎么就要罢黜郑度了?
“主公。”郑度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你且回家休息去吧。”刘璋摆摆手:“来人,送郑从事出门。”
“主公,且好自为之。”
郑度躬身之后,不用“人请”,自己拄着拐杖慢悠悠的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