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龍王殿 一杯八寶茶-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斬仙飛刀讀書

龍王殿
小說推薦龍王殿龙王殿
如今张玄,虽然领悟三千大道,但也只是领悟而已,在领悟之后,还要精进,还要掌握,还要融会贯通,而这些,张玄远远没有达到,真要是彻底掌握贯通三千大道,恐怕张玄能够原地飞升,直接成为圣人。
古往今来,领悟三千大道的,只有张玄一人,没人知道这能带来多大的好处,但可以肯定的是,张玄若不死,这天下,他必能登顶。
但所谓的天才,并不一定是强者。
天才跟强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强者是已经崛起的天才,而天才,只能代表天赋,这个世界上,夭折的天才,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龍王殿 愛下-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斬仙飛刀
张玄没有回答宫阙主人的话,现在他只想在这十五天之内,能延展出自己的神通,否则根本无法与拨云后期对敌,说出跨境而战这种话,张玄也没办法,毕竟他根本就不是拨云境,而如果直接开口说以彼岸境相争,很可能被看出端倪,这是张玄不能控制的事,他只能尽可能的,来拉近双方之间的差距。
这一战,张玄已经想好了,自己不一定要胜,但一定不能败!
此时张玄,幻化异象出来,当初张玄身后异象,只有一片神海,而如今张玄身后异象,可以说格外恢弘。
混沌神海之上,一株混沌青莲镇压,而在那神桥之上,无数异兽踏桥而行,那神桥乃三千大道的化身,走在桥上,就连那些异兽,都变化不断,在领悟大道,得到好处,发生进化。
而跨越神桥,那些异兽直接发生改变,有一只金乌,跨越神桥的瞬间,直接长出第三只足来,神话传说当中,三足金乌,代表的,那可是太阳!
张玄的彼岸当中,一条黑龙在空中盘旋,那黑龙长一百三十米,生有五爪,围绕一个彩色神珠,那神珠空中旋转,散发光芒,普照整个彼岸,在彼岸上,一条黑龙脉无时无刻不再吸取灵气,吸取天运,而那一座十三层的高塔,安静的立在那里,塔身成黑色,在那塔中,无时无刻不传来恐怖气息,仿佛有一尊伟大的存在,随时能够在那塔内觉醒。
最恐怖的,是有两道虚影,盘坐在黑龙脉上,这两道虚影,一道黑色,一道土黄色,这乃是远古意志的化身,当初张玄所动用的,便是这黑色身影。
远古意志,以颜色来区分属性。
那黑色身影,乃空间意志,在传说当中,掌握空间意志的,名为帝江!
而土黄色身影,自然便是土之意志,传说之人为厚土。
这两道身影只是盘坐在这,却给人一种随时能够毁天灭地之感。
这便是张玄的异象,恐怖绝伦!就连这宫阙主人,都忍不住叹出声,他从未见过如此豪华的异象。
无尽混沌神海,一株混沌青莲,三千大道神桥,天下万兽异象,两道远古意志,实在是太吓人了!
不过张玄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不是他不清楚自己异象的恐怖之处,而是他见过更恐怖的异象。
张为天的异象当中,那一尊魔神,才是真正让人感到恐惧,捆绑魔神的锁链,都能与天争锋,自己的异象,跟自己老子的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张玄扩展自己的异象,想让宫阙主人帮自己想一下,该怎么延展神通出来。
“所谓神通,是属性融合,自然幻化而出的,犹如血脉传承一般,直接出现在你的脑海当中,你的异象太过豪华了,你所有的境界,都修炼到了完美的程度,恐怕普通的神通,也不会出现,越是恐怖的神通,出现的时间越晚,别人没有办法。”宫阙主人这般回答。
张玄脸上露出苦涩,没有神通,怎么跟拨云后期打,哪怕再次召唤远古意志,打出最强一击,估计也只能是伤到拨云后期,想让人家丧失战斗力,还不可能。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龍王殿-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斬仙飛刀相伴
见张玄那一副愁眉苦脸,宫阙主人出声:“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虽然无法延展神通,但根据你现在异象情况,完全可以自行打造一门伪神通出来。”
“伪神通?”
“对,顾名思义,假的神通,但哪怕是假的,只要叫做神通,威力就差不到哪去,刚好,我这有一门伪神通的法门,虽然残缺,但以你异象豪华程度,应该能重现。”
张玄顿时来了精神,现在别管假不假的,能用的神通,就是好神通啊。
“你那法门是什么。”
“你可听说过……”说到这,宫阙主人一顿,随后一个字一个字咬牙说出,“斩!仙!飞!刀!”
张玄身体微微一颤,自从得知截教存在之后,张玄便有意去了解过那一段历史。
斩仙飞刀,乃陆压道人所炼制,是一门至宝,只要拥有者说出“宝贝请转身”五个字后,斩仙飞刀就能斩杀敌人,而在封神故事当中,狐妖妲己便是死于斩仙飞刀之下。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龍王殿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斬仙飛刀看書
而现在宫阙主人说出斩仙飞刀这门秘法,张玄怎能不惊,要知道,陆压道人可是跟通天教主同级别的存在啊,这等存在炼制出的至宝,被人幻化成法门,幻化法门之人,得有多强,而这种强者幻化出来的法,能差到哪去?
看着张玄脸上露出惊喜神色,宫阙主人又泼了一盆冷水下来。
“你别高兴太早,斩仙飞刀,之所以威力极强,单体近乎无敌,是因为飞刀的特殊性,那飞刀具备很强的穿透性,无视一切护体法宝,在上面刻制复杂阵法,才能起到如此效果,但你,有在飞刀上刻制阵法的本事么?”
张玄顿时没话说了,阵法,是他最不懂的东西,不过现在有三千大道傍身,钻研起来倒也快。
“你会炼器么?”宫阙主人又是一盆冷水。
张玄这下没法给自己找借口了,练器,也不会啊。
“你不会炼器,不懂阵法,想要掌握这门伪神通,就需要改变一下方法,而具体是否能成功,我也不知道,还有十五日的时间,很仓促,试试吧。”
宫阙主人声音落下,一卷古简,出现在张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