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新書討論-第221章 託孤分享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西门氏与朝中音讯都断掉俩月了,对自己为何遭此无妄之灾毫不知情,只当是先前给第五伦使绊子被他发现,才有此报复。
大军云集于邺城,第五伦在故意亮出牙齿吓唬豪强们,西门氏也不敢拒绝,大宗百多人乖乖搬迁到元城去,名为迁陵安置,实为软禁。元城现在也被第五伦以“保护”为名控制,就差将几百顷皇庄皇田私吞分给越来越多的士卒了。
大多数人也不知这是西门君惠惹的祸,只当是郡中传言第五伦要离开,他为了提防西门氏作乱而采取的措施,也算中庸的处置——西门氏不比阳平侯王莫,说杀就杀,其树大根深,姻亲广众,若是直接屠戮,那只怕郡中豪强会更加人人自危,第五伦一走就要弄幺蛾子。
与此同时,八百精锐吏士也陆续遴选而出,统领他们的两位将校,则是万脩和耿弇。
万脩作战风格稳健,关心士卒,又是第五伦除马援外最信任的人,能够将自己的目的告知。
“明公去何处,万脩便去何处。”
万脩对再度跋涉毫无怨言,第五伦只让他多多安抚麾下猪突豨勇老卒们,众人才来魏地半年多,分到了地,有人还娶了亲,刚过上点安生日子,便又要远行。不少人恐怕会有意见,士卒的心理工作,可得做好了。
万君游应诺,又关心新秦中那千余“第五营”的士卒来,宣彪、第一鸡鸣等仍驻于彼地,一旦乱起,他们该怎么办?
“也不知朝廷是否会再度征调边塞士卒南下参战。”
第五伦也很矛盾,又希望如此,又不希望,未来只怕是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新秦中若有那千余士卒在,或许能自保一时,若是没有,恐怕很快就要丧于胡尘了。分裂的中原和统一的匈奴,俨然是秦末之势再现,第五伦对起家的老根据地,还是有点感情的。
耿弇的作风,则与万脩全然相反,他年轻,锐气十足,打仗十分勇猛迅捷,颇类霍骠骑,但于士卒的关心不如苦出身的万脩。第五伦对他不算百分百信任,只提了耿纯提议回关中武装“接应家眷”的策略。
耿弇家是扶风耿氏,正好奉其父之命,去往茂陵,将他们这一支接走,目标不谋而合,自是欣然应诺,辞官之言也不提了。
有了颇会打仗的二人,一攻一守,足以补上自己的短板,第五伦心中稍安,却又点了另一位。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新書 ptt-第221章 託孤看書
南阳人彭宠,彭伯通。
第五伦之所以要他去,一来是自己不在时,此人不可留在魏地掌握实权。
“彭伯通与吾等不是一条心。”第五伦看人还是准的,总觉得这彭宠在魏地总是心不在焉。
其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
彭宠的父亲,前汉渔阳太守彭宏,和上党鲍永的老爹一起,都在王莽代汉前,因不附莽而被诛杀!王莽于彭宠,是有杀父之仇的。
虽然彭宠现在一心避祸,可这一点旧仇怨,第五伦却能好好利用起来。
倒是彭宠得知自己也位列其中,顿时如遭雷击,心中暗道:“早知如此,还不如带几个亲随,跑到渔阳去投靠父亲旧吏呢!”
他不知第五伦真实目的,只当是要奉朝廷之命去打绿林。才从成昌之战的火坑里跳出来,如今却又要被带入水火之中,极不乐意。
但彭宠来魏地时间短,更多时候都在耿纯手下做事,与第五伦不亲近,同赤眉一战也不算太亮眼。他不敢像冯衍那样,力劝第五伦”勿要一心做新室忠臣,屯据大郡,镇抚吏士,以待时变“,遂只能不痛不痒地答应。
冯衍也作为随军主薄,被第五伦强行带走,他可不放心这狗头军师留在邺城踩鸡蛋,更何况,冯衍亦将在第五伦那庞大计划的中,扮演极其重要的一环!
但冯衍亦对此无知觉,只剧烈反对第五伦赶赴常安,到了捶胸顿足的程度。
“明公不听吾善言,衍只好辞别了!”
第五伦都乐了,在我面前玩辞官?你且去问问另一个姓冯的冯勤,成功了么?人家现在,已经是寿良郡功曹掾了!
果然,冯衍被第五伦一句话就留下了。
“杜陵冯氏尚在关内,一旦乱起,不知是否能够保全,敬通,就不想将他们接到魏地来?”
冯衍虽然狗头了点,但还是有军师之才,就这一句话,便叫他觉察到了,第五伦似乎并非一心为莽效命殉葬那么简单,而是另有大谋。遂歪着头想了想,决定且先跟去瞧瞧。
挑选好要带走的人后,第五伦得了邺城中一个消息,遂匆匆跑回去,这也是他费尽心机一拖再拖的原因。
“夫人快生了!”
……
虽然两世为人,这却是第五伦初为人父,看着襁褓中那皱巴巴的小生命,一时间手足无措,又想抱,又不敢抱,生怕自己太粗糙伤到了他。
嗨,这眉毛,这鼻子,真是跟自己一模一样,这一刻百味杂陈,感动得想哭,可是……
“他怎么不哭啊?”
第五伦以为这是孩子身体无力的征兆,十分担忧。
“大尹说笑了,奶都没唯,哪有力气时刻都哭。”马家那一众有生养经验的傅姆、婢女承担了照顾孩子的责任,这年头婴孩夭折率极高,他们太脆弱了,富贵人家稍微好一些,但也不容乐观。
虽然第五伦找的乳母能排队排到郡府门口,尽管昨日刚刚生产身体虚弱,但马婵婵还是坚持亲自给孩子喂奶。
第五伦却不离开,只在一旁负手好奇看着,虽已成婚一年有余,但仍会有些羞涩,感觉到第五伦的眼睛一只盯着那地方,初为人母的女子遂抬起头羞怒道:“良人就不回避?”
“只是想多看一会夫人和孩儿,一刻都不愿耽误。”第五伦苦笑,为了亲眼目睹孩儿降生,他拖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万一拖得王莽震怒也不好,临行在即,真的是看一眼少一眼啊。
这话说得第五夫人心头一软,也不管第五伦了,只专心喂养怀中的孩子,看着他露出了笑。
哪怕她仍是头发凌乱,素颜无妆,但这一笑确实很美,又不同于常安中求问父亲所在的孝女、茂陵中赠送马鞍的少女,而带上了一份母爱的柔美,仿若头顶都有神圣的光环。
再看孩儿,虽然还是皱巴巴的眼睛都睁不开,但骨肉相连,真是越看越喜爱,唯一的遗憾就是……
“可惜,大父尚在关中,暂时看不到他心心念念的重孙儿。”
一方面是得子后的不舍,甚至让第五伦生出“哪都不去”的念头,另一方面则是,他更得锐意而行,不单为自己的大欲,也为了让家人真正团聚在一起。
孩子又嘤嘤哭了一阵,每一声都让第五伦心悸不已,渐渐低沉下来,睡了过去,马婵婵抬起头问第五伦:
“良人,名可取好了?”
“取好了。”
这个让无数父母纠结不已的事,第五伦早就想定了。
“明。”
“就叫第五明。”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明”,是他前世的名!
……
得知第五伦得子,各路下属也满脸喜色,纷纷前来道贺。这道贺亦不纯粹,第五伦少不得要一一召见众人,安排自己离开后的事务。
最重要的当然是“寿良连率”耿纯,他与马援是留守之人,第五伦这“服马”不在时,拉着魏地继续前进的两匹骖马。
若论治军作战,马援自是娴熟无比,但要论治郡,论长袖善舞处理豪强、士人、百姓的复杂关系,维持魏地稳定,第五伦手下,唯独耿纯能担此重任。
“伯鱼年岁二十有三,这才有子嗣,实在是太晚了,你都不知道,郡中从我到黄长等门下吏,都日夜盼着这天啊。”
耿纯喝了酒,又与第五伦恢复了朋友间的谈笑,甚至自夸起来,他可是十八岁就有了后代,如今已是儿女成双了。
“比不了伯山。”
第五伦早在五年前于郎署初见耿纯,听其嚷嚷着休沐要去女闾,就知道他是个LSP,却话音一转:“伯山的嫡长女几岁了?”
“三岁。”
第五伦拊掌笑道:“临渠乡乡谚有言,女大三,抱金饼,正好!”
“伯山,可愿与我约为婚姻,结成儿女亲家?”
这倒是意外之喜,耿纯没料到,略略沉吟后笑道:“固所愿也。”
耿家嫡女第五伦见过一次,虽然极可爱,但第五伦倒也不是真心想在儿子一出生就为他定娃娃亲,而是不得已而为之。
做大事就有风险,不止是麾下将士要冒生命危险,自己亦然,虽然计划定得好好的,可第五伦觉得自己运气不太好,过程总会出现一点偏差,不敢保证万无一失。
此次入关谋大事,自己无恙也就罢了,万一有事,这份与耿家的姻亲,说不定是自己孩子未来的大倚仗,有耿纯这河北的地头蛇丈人行,不管未来如何,都可保他富贵安康。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新書討論-第221章 託孤閲讀
这份心思,在第五伦单独召见马援时表露得更加明白,几乎就是托孤了!
“此番入关,我若有所不豫……”
贺喜的人太多,第五伦已经有些醉了,也只有乘着醉意,才能对得了外孙后满脸喜悦的马援说出这些话。
第五伦握住马援的手臂:“丈人行,这魏地十八县,数十万人,就是你的!”
这魏地,俨然是翁婿继承法啊!
“不管天下形势如何,以丈人行之能,最差也是一方诸侯。”
第五伦朝马援作揖:“吾妻子,汝养之!”
也只有对马援,这句话说出来才没毛病。
第五伦这是在明里暗里许以他日的诸侯之位,马援于此,却不若比得了外孙儿更高兴,只是也乘着醉意,拍了拍第五伦的脸,骂道:“伯鱼,说什么醉话?”
“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既然决定做大事,便要抱着必胜之心赴难,焉能效仿荆轲,说什么‘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明公,我还是叫你明公罢,你不在期间。”
“汝子,不止是吾外孙。”
马援举起手,对第五伦许下了誓言,让他能一往无前,后顾全消的承诺。
“他,亦是我马援的‘小明公’!”
……
PS:第二章在13:00,第三章在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