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劍骨 愛下-第四章 逆斬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一声剑来!
那缕璀璨剑芒,真真正正从三清阁拔地而起——
拔罪剑瞬间掠至周游掌心。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也旋即掠出阁楼,悬在穹顶之上,与周游形成对峙之势。
那天尊古剑,落入白发少年掌心,竟然迸发出欢快的剑鸣——
见此场景。
面带怒意的黑衫老者,神色慈祥的白衫阁老,纷纷沉默。
周游施展言出法随,熄灭道宗阵法的那一刻。
二人感受到了……传说中的“至道真理”!
这十年,紫霄宫主竟然参悟出了传闻中道祖掌握的不朽特质!
“多谢二位阁老。”
周游握着拔罪,轻声道:“今日取剑,多有得罪了,用完之后,拔罪自会物归原主。”
他转身要走,两位三清阁阁老对视一眼。
出乎意料的,这两位涅槃,竟然没有阻拦。
便在此时,一声戾鸣,自远方响起!
那是道宗天尊陵墓的方向,随着风声震荡,一片巨大的,遮天蔽日的红色阴翳,缓缓腾空,灼目赤霞,掠射而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只赤翎朱雀,抖擞火羽,竭力将神性撑开,展露出自己最大的妖身法相。
追随紫霄宫主多年的红雀,感应到了主人的气息!
朱雀再次高亢长鸣——
啸声席卷风云,它从天尊陵墓,来到了三清阁阁楼上空,扇动羽翼,狂风如鼓,震得修行者们站立不稳,境界不够的,甚至耳膜破裂,溢出血来。
众人神色惊叹,大隋天下竟然还有修行至如此境界的大妖?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劍骨-第四章 逆斬讀書
唯有西岭道场的几位命星境大修行者,神色一变,陡然反应过来。
“该死的,那鸟什么时候到天尊陵墓的?”
这无耻的朱雀,是盯着西岭道藏来的!
悬在王异肩头的金光小牛,盯着巨大朱雀,神色却是带有欣赏,大力称赞道:“大隋后浪推前浪,这头朱雀……孺子可教也!”
巨大的雀首,抵在周游面前。
红雀浑身翎羽都在震颤。
它竭力展露着神形,努力让妖身变大,几乎快将半片穹宇都撑得裂开,这个行为很幼稚……就像是一个邀功的孩童……
“知道啦,这么多年,你都有认真修行。”
周游轻轻伸出一只手,抚摸着红雀的眉心羽毛。
红雀巨大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
它再次仰天长啸。
这么多年!
我……一直在等你!
周游怔住了。
“久等了。”紫霄宫主柔声道:“今日你再载我一程吧。”
朱雀啸声,震彻道宗。
八荒风云,滚滚荡散。
巨大的红色朱雀,背驮周游,向着穹顶不断攀升,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这副场景就像是天人升仙。
穹霄雷霆鼓荡,大雪飞舞。
周游俯身看去。
坐落地面的群山逐渐变得模糊,道宗山门则是变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扣在地面上的巴掌手印。
闪逝而过的狂乱雷蛇,与骤烈如刀的锋锐雪花,占据了整片视野。
怀中周雨水早已醒了。
从雪山开峡那一刻,她便缓缓恢复了清醒。
聪慧少女不再说话,端详着身旁陌生而又熟悉的哥哥。
陌生的,是这副睥睨天地的绝代风姿。
熟悉的……是对视之时,一如既往的,那股安心感。
她知道。
哥哥还是那个哥哥。
“果然,看不到的月亮才是最圆的。”
周雨水声音沙哑,自嘲地笑道:“西岭的大雪……今天见到了,也没有很漂亮啊。”
周游笑道:“明天的大雪会很好看。”
女孩怔了怔。
她眉宇间的欢喜缓缓散了,声音很轻地问道:“我……还会有明天吗?”
周游盘膝坐在朱雀背上,膝前横着拔罪。
他沉声道:“有的。”
拔罪,逆斩命运之刃。
传闻中,古天尊手持拔罪,可以切斩因果业力。
今日,他周游就要斩断……虚无缥缈的命数!
西岭穹顶九千丈。
朱雀悬停在此,它竭力震颤双翼,但天幕之上,似乎有一层无形阻拦,将它拦住,不可再继续攀升,嘶吼声中,红雀额首鼓荡赤焰,凶相毕露。
奈何。
难以寸升一丝一缕。
周游握着拔罪,缓缓站起身来。
大雪纷飞,雷霆震响。
周雨水唇前再次覆上了一层寒霜,她的意识飘摇如火,摇曳如飞蛾,沉沉坠入深海,于是这一次闭眼,便再也无力睁开。
女孩眉心燃起了一股寂灭之意……虚无缥缈的业力如潮水一般笼罩而来,与五百年大限的涅槃修行者一样,凡俗寿元尽了,肉身便要湮灭。
生死命数,尘世缘果。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劍骨》-第四章 逆斬展示
这是天上地下,无论躲到哪里,都无法避免的结局。
凡俗肉眼不可看见的业力。
在周游眼中,则是一丝一缕如金线的实质,寂灭潮水将女孩包裹,即将吞没之时——
周游出剑了。
这一次,他没有动用“言出法随”的能力,所谓至道真理的不朽特质,亦是有着极大的限制,开口成谶,便等同于改写规则。
每一次动用至道真理,自身都要承担对应的反噬。
即便是传闻中的道祖,也无法随意改写生死大道!
两根手指,轻轻抹过拔罪剑尖,带出一连串清脆的啷当之音。
举剑。
剑尖刺破九千丈穹顶!
拔罪激荡出一缕圆弧剑气,如涟漪般击碎风雪,雷霆。
随之一同被击碎的,还有潮水般的生死业力。
古天尊之剑,摧枯拉朽地击碎寂灭潮水……这把逆刃之剑与至道真理颇有三分相似,威力巨大,负荷更大!
催动拔罪的周游,每荡出一缕剑气,自身便叩出一缕寿元。
丝丝缕缕汇聚如海,生之潮汐连绵不绝,寂灭潮水层层破碎。
天地大道,无穷无尽。
一人之力,譬如蚍蜉。
雷霆咆哮,狂风席卷,似在怒吼,又似在讥讽。
凡夫俗子,自身尚未触碰不朽,竟然妄图对抗天道轮回?
红雀感受到了主人身上不断流逝的岁月寿元。
它似乎窥见了一个悲伤的结局,忍不住悲恸长啸。
漫天朱雀神焰,将穹顶风雪焚化。
红雪瓢泼,纷纷扬扬。
“傻瓜,不必为我担心。”
周游柔声安慰道:“已经死过一次了……我又怎会如此轻易地再死一次?”
红雀似懂非懂,神情恍惚。
千丝万缕的至道真理,抽丝剥茧,从虚无中来,向周游眉心掠去。
拔罪逆斩业力的剑气,缭绕在白发少年周身。
大袖鼓荡。
周游再次动用至道真理,言出法随。
他沉声道,“我要看到……周雨水的一线生机!”
这一世行走尘世,只要将最后这份心愿弥补,便算得上缘果圆满,此刻周游距离“生死道果”之境界,已是真真正正的只差一丝一毫。
九天十地。
只要她还有一线生机。
我便要救。
至道真理与拔罪剑气,两相交融,在一瞬之间,周游的神念便翻山越岭,掠过了整座大隋天下的版图。
道宗古天尊,一念之间,神游太虚。
所谓阳神出窍,掠行八荒。
火熱都市小說 劍骨 txt-第四章 逆斬展示
通过至道真理,找到最终答案的白发道士,此刻神情复杂,双眼明悟。
他缓缓垂落眼帘,望向人间山河,西岭尘雪。
周雨水的一线生机。
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
……
……
道宗上空,风雪映化,两位守阁老者施展神通,将西岭穹顶的景象演化而出。
风雪雷霆齐舞。
众人只能看清一个模糊大概。
至于所谓的“至道真理”金线,生死寂灭潮水,则是只有境界足够,眼力足够的有缘人,才能窥见了。
羌山金光老牛,忙活不停,它时而抬头望着穹顶方向,神情感慨,时而围绕着身旁黑衫女子打转,啧啧有声。
自家老祖果然又算准了!
老牛嘀咕,老祖立谶极准,这数百年来还未有一卦算空,难道也是悟到了道祖的一缕“至道真理”?
追寻造化而来的王异,已是浸入了一种玄妙的感应之中。
对她而言,破境机缘,不在拔罪,而是在于手持拔罪的周游。
她正是穹顶那一战,能够看清命运丝线,寂灭潮水的有缘人。
若不出意外,此战之后,她便可悟道星君,正式接手羌山小山主重任。
另外一边。
扶摇站在破碎峡谷的漫天大雪中,伸手轻挽鬓角,青丝已是覆满白霜。
单看身形,这位珞珈山主颇有些孤独落寞的意味。
她孤零零立在风雪之中,静静欣赏着白发道士逆斩命运的绝世风华。
莲花道场的那一战,其实早已分出胜负。
从周游取剑的那一刻……自己便已经输了啊。
女子坦然笑了笑,如释重负。
她并未觉得不甘,正相反,久存心中的那个难解之结,在此刻终于打开了。
太和山顶。
谷霜玄镜二人俯瞰山下,皆是沉默。
这半个时辰,道宗所发生的一切……实在令人惊叹。
“周游先生果然未死。”玄镜盯着谷霜,幽幽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也不算早就知道……之前从师叔反应中,猜出了一星半点。”谷小雨狡黠眨了眨眼,然后笑着反问道:“不过,你还真是一语成谶,什么时候学的道祖‘至道真理’?”
玄镜哑口无言。
谷小雨眼皮跳了跳,喃喃道:“周游先生取剑逆命……为何我总有种,不同寻常的预料?”
就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很大很大的事。
玄镜皱起眉头,不明所以。
下一刻。
万众瞩目之下——
九千丈穹顶,红雪飘洒,白发道士纵身跃下,追寻着周雨水的一线生机,鱼跃大海。
拔罪剑气,至道真理,两缕光芒,合二为一,斩落人间。
清白城方向。
一缕浩荡风雷,自极深地底,喷薄迸射而出。
……
……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劍骨 線上看-第四章 逆斬相伴
(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