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最強狂兵 txt-第5069章 變態銖!分享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现在的局面,对于岳海涛而言,压根就是处于没得选的状态里。
他自然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在这里,可是,岳山酿这个品牌是说交就交的吗?
交出去之后,整个岳氏集团无疑就相当于失去了根基!
虽然岳海涛这两年来在房地产方面大刀阔斧,贷了不少款,囤了不少地,可是,他也知道,岳氏集团如果失去了“岳山酿”,那就不是岳氏了!他们将失去全国的市场和渠道!
这对于岳氏集团来说,可谓是毁灭式的打击!从此他们只能成为一个纯粹的房地产企业了!
“这……如果可以不交出岳山酿的话,我可以把集团目前所有的流动资金都给你们……”
岳海涛战战兢兢地说道。
然而,他的这句话还没说完呢,就立刻发出了一声惨叫!
金泰铢手指间夹着一枚五叶飞镖已经脱手飞出,直接旋转着插进了岳海涛屁股的中间位置!
“啊!”
被人用这种蛮不讲理的方式爆了菊,这让岳海涛疼得简直要灵魂出窍了!
“你没有谈判的资格。”苏锐说道:“转让协议待会儿会有人送过来,我的朋友会陪着你一起回到公司盖章和交接,你什么时候完成这些手续,他什么时候才会从你的身边离开。”
苏锐说着,看了金泰铢一眼,然后面色复杂的竖起了大拇指。
的确,金泰铢这样做,会极大的提升审讯效率,可是……苏锐忽然发觉,自己这个手下的口味好像还比较重。
其实,以往每一次作战的时候,金泰铢都会在战后打扫战场,把那些丢出去的五叶飞镖都收回来,可是这一次,苏锐觉得,金泰铢是绝对不会把插在中间的那一枚飞镖收回来再使用了。
“大人,我先带他上车。”金泰铢说道:“天黑之前,我会让他搞定所有转让手续。”
岳海涛简直疼的浑身都在颤抖,心中憋屈到了极点,然而却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只能任由金泰铢把自己给拖上了车!
那开了花的屁股鲜血淋漓的,简直让人目不忍视!
而跪在地上的那些岳氏集团的打手们,则是人人自危!他们本能地捂着屁股,感觉裤裆之间凉飕飕的,生怕轮到自己的屁股开出一朵花来!
人猿泰山看着金泰铢的车子一路远去,不禁看向苏锐,似乎是有些艰难地说道:“大人,我们真的不考虑把这个重口味的家伙开除出太阳神殿吗?”
苏锐似笑非笑地说道:“为什么要把金泰铢开除?”
“我怕他惦记上我的屁股。”人猿泰山一脸认真。
…………
在一个小时之后,苏锐和薛如云来到了锐云集团的总裁办公室。
薛如云在进入了办公室之后,立刻放下了百叶窗,随后搂着苏锐的脖子,坐上了办公桌。
都不待苏锐说些什么呢,薛如云那火热的嘴唇便吻了上来。
足足五分钟,苏锐清晰的感受到了从对方的唇舌间传过来的热烈,这让他差点都要站不住了。
嗯,腿软。
毕竟,昨天晚上折腾了大半夜呢。
“怎么,昨天晚上我的状态那么好,还没让你过瘾吗?”苏锐看着薛如云的眼睛,分明看到了其中跳动的火苗和无形的热量。
“这是两回事。”薛如云捧着苏锐的脸:“你对姐姐那么好,姐姐真是没白疼你。”
说完之后,薛如云直接把苏锐拉倒在她那宽大的办公桌上了!
这桌子眼看着就要经受它自被做成以后最激烈的考验了。
一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苏锐才刚刚进入状态,就要被这敲门声给打断了。
熱門都市言情 最強狂兵-第5069章 變態銖!
“别管他。”薛如云说着,继续把苏锐往自己的身上拉。
嗯,办公室里的气氛都已经热起来了,这个时候若是打断,自然是不太合适的。
苏锐点了点头:“继续。”
随后,他便准备做一个挺腰的动作,趁机活动一下突出的腰间盘。
“大人,我来了。”金泰铢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一响起来,苏锐莫名就想到了岳海涛那满屁股开血花的样子!
这种画面一冒出脑海来,什么情绪都没了!什么状态都没了!
那个……垂头,丧气!
苏锐忽然觉得,自己是时候认真考虑一下人猿泰山的提议了!
他甚至有点担心,会不会每次到这种时候,脑海里都会想到岳海涛的屁股?万一形成了这种惯性,那可真是哭都来不及!
薛如云感受到了苏锐的变化,她倒是很善解人意,微笑地问了一句:“没状态了吗?”
“是的,被某个重口味的家伙给打断了。”苏锐没好气地摇了摇头。
“不着急,等他走了咱们再来。”薛如云亲了苏锐一下,便从桌上下来,整理衣服了。
一分钟后,苏锐黑着脸开了门。
“大人,我来了。”金泰铢的手里拿着一摞文件:“转让手续都在这里了。”
有了转让手续,接下来的接收品牌行为就会变得名正言顺了,如果岳海涛还想变卦,那诉诸法律便是,无论怎样操作,锐云集团都是占理的。
“干的很好。”苏锐夸奖了一句。
只是,这夸奖金泰铢的样子,看起来明显有点言不由衷的味道。
薛如云笑吟吟地接过了那一摞文件,对金泰铢说道:“你啊你,你猜猜在你敲门的时候,你们家大人在干什么?”
金泰铢一下子便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小声的问了一句:“大人,我给您留下阴影了吗?”
苏锐没好气地说道:“没有!我是心理那么脆弱的人吗!”
金泰铢发现气氛不对,本想先撤,可是,刚刚退了一步,又想起来什么,说道:“那个,大人,有件事情我得向您汇报一下。”
“好,你说吧。”苏锐咳嗽了两声,脑海里的重口味画面还是挥之不去。
“岳山酿这个品牌,可能并不完全意义上属于岳海涛和岳氏集团。”金泰铢说道。
“什么意思?”苏锐有点不太理解这其中的逻辑关系。
“因为,我在拿着这些转让协议往外走的时候,一个看起来是高管的男人忽然拦住了我,当时他对我说,如果我这样做,欧阳家族不会放过我的。”金泰铢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对,应该就是欧阳家族,没错。”
“欧阳家族?”苏锐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你把那个人怎么样了?”
“打断了他的手脚。”金泰铢说道。
不过,他这样子,看起来有点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苏锐又问道。
金泰铢深深地看了苏锐一眼:“大人,我若是说了,你可别怪我。”
苏锐还以为金泰铢下手太重,于是安慰道:“说吧,我不怪你。”
金泰铢说道:“我……又在他的屁股上浪费了一枚五叶飞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