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第242章  這是咱們的家,嬌嬌喜不喜歡分享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一品红的脸色隐隐发青发白。
他死死盯着萧弈,一字一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这些年来,他对阿衍倾注了多少心血?
他怎敢背叛他们共同的志向!
萧弈面容平静,认真地重复道:“这天子,我不当了。”
南宝衣忍不住呢喃:“二哥哥……”
文武百官终于回过神,纷纷以头磕地:“陛下三思!”
萧弈目光凉薄地扫视过他们,讥讽:“自打我登基以来,屡次削减世家权势,抬用寒门子弟,你们心中早已怨我至极,听见我禅位,怕是高兴都来不及,又何必惺惺作态?”
一番话,令群臣的头垂得更深,脊背悄然蔓延出战栗凉意。
一品红不肯死心,红着眼睛质问:“难道天底下,还没有别人比你更适合那个位置吗?!你是名正言顺——”
“名正言顺?”
萧弈打断她:“真正名正言顺的继承者,是皇太子萧定昭。”
他瞥向十言。
十言立刻会意上前,朗声道:“皇太子萧定昭,并非我家主子亲生,而是先太子和温太子妃的骨肉。昔年先太子遇难,太子妃走投无路前往盛京投奔我家主子,我家主子为了小皇太子的安危考虑,不敢暴露他的身世,这些年一直将他认作自己的孩子。”
这个消息无异于惊天内幕,令百官彻底呆住。
南宝衣悬着的心,悄悄落了下去。
她知道二哥哥想做什么了。
他想把江山和皇位,还给阿弱。
她情不自禁地看向这个男人。
他站在秋阳里,容色俊美昳丽,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更添几分深沉内敛,像是一株不会折断枯萎的松楠。
平心而论,世上又有几人,在尝过了一言九鼎权力至高的滋味儿之后,还有魄力舍弃的如此干脆?
二哥哥的这份心性,令她崇敬。
她想着,听见一品红冷笑:“先太子犯了谋逆之罪,他的儿子,怎可能继承江山?!”
萧弈淡淡道:“究竟是否犯了谋逆之罪,你比谁都要清楚。十苦。”
十苦早有准备,立刻带着几名被羁押的男子过来了。
他高声:“主子,人都带来了。当年先太子命犯谋逆满门被诛,乃是被沈皇后暗中陷害的缘故。这些人都是太子府上的幕僚,他们奉沈皇后之命,屡次三番告诉太子,沈皇后有意杀他,又常常称沈皇后打算危害江山社稷。
“太子心怀天下,常常为此坐立不安。情不由己之下,才决定从沈皇后手中夺回江山。而事实证明,真正的谋逆者,确实就是沈皇后。先太子,乃是无罪的!”
那些男子痛哭流涕跪地求饶,把当年沈皇后叫他们干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百官沉默着,心里颇不是滋味儿。
他们也都知道先太子是被冤枉的,只是……
当年沈皇后一手遮天,他们并不敢言。
萧弈的眉眼微微舒展。
他抬眸,望向遥远的山峦。
山峦之上,一座座烽火台连绵不绝,往北方延伸而去。
昔年,皇兄曾与诸多好友携手共登烽火台,讲述心中志向。
他身在远方,未能参与那样的轰轰烈烈少年热血。
而如今,他为皇兄翻案,也算是另一种程度的参与了。
他的眼神柔和几分,恍惚之中,仿佛看见阳光自天穹向烽火台倾泻,那白衣金冠温润如玉的皇兄,含笑站在烽火台上,正凭栏远眺这大好河山。
萧弈闭了闭眼,眼底湿润几分。
南宝衣看在眼中,想了想,借着宽袖的倾覆,悄悄握住他的手以作安慰。
萧弈顿了顿,又望向一品红:“论名正言顺,定昭比我更加名正言顺。这江山该是他的,今日,我萧道衍便正式禅位于他。师父日后,莫要再提我称帝之事。”
他牵住南宝衣,转身就走。
一品红几近崩溃。
他歇斯底里:“萧道衍!你怎么敢!”
萧弈背对着他,沉默片刻,才轻声道:“你逼我的。”
不再管百官的震惊,不再管一品红的绝望,他牵着南宝衣离开金雀台,把她抱上马背,一路往长安疾驰而去。
他径直把她带去了先太子萧宁昔日的府邸。
没落荒芜的府邸被重新修葺过,一草一木皆都珍贵,亭台楼阁精致华美,屋中摆设家私极其昂贵,甚至还有许多仆从侍女伺候在府里。
南宝衣被他牵着穿廊过院,目睹这些景象,不禁好奇道:“这是二哥哥一早就准备好的?”
萧弈“嗯”了声。
踏进闺房,南宝衣环顾四周,金丝楠木衣橱上镂刻着她喜欢的芙蓉花和食铁兽图案,床帐和锦被都是她喜欢的石榴红颜色,妆镜台嵌着莲花金箔贴片,胭脂水粉和妆奁首饰竟也都置备妥当。
她面露惊喜:“二哥哥……”
萧弈从背后抱住她的腰,低头埋在她的颈间,贪婪地嗅了嗅她的味道,低声道:“早就存着禅位的心思,因此早些时候就叫人修葺了这座府邸。这是咱们以后的家,娇娇喜不喜欢?”
南宝衣双颊泛起桃花红,丹凤眼亮晶晶的:“当然喜欢……”
萧弈薄唇多了些笑容。
大掌摩挲着她细嫩的腰肢,小姑娘的腰肢太过纤细,他一掌就能倾覆,夜间欢好时,他总怕她经不起折腾。
他想着,很快压下这些旖旎的心思,正色道:“禅位之事非同小可,我还得去一趟宫中。不知几时才能回来,你好好在家里待着,想要什么,只管和侍女说。”
他走后,南宝衣休息了片刻,决定先回一趟南家。
祖母他们许久没见到她,恐怕想念担心得紧。
她坐马车直奔南府而去。
……
另一边。
随着萧弈离开,金雀台上聚集的文武百官宛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切地纷纷赶去皇宫,想看看接下来的局势发展。
一品红独自离开金雀台,没有乘坐马车,只是安静地走在路上。
不知走了多久,他突然双膝一软,狼狈地跌倒在地。
他惶然地环顾四周,入目所及皆是青山绿水,参天古木之下,是一座破败的山神庙,庙里的泥塑神像安静地看着他。

晚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