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天才神醫混都市 txt-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 毒從哪來?閲讀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楚依依是个正常的女孩子。
会幻想,喜欢浪漫,当然,也会吃醋。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 線上看-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 毒從哪來?鑒賞
以前吃醋的时候、不开心的时候,她也曾想过,杨天这家伙这么花心,家里女人都一大堆了,自己跟了他,是不是有点亏了?若是找个其他的男生,就算没他优秀,至少能对自己一心一意,会不会更好?
都市言情 天才神醫混都市笔趣-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 毒從哪來?熱推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 毒從哪來?讀書
然而此刻……看着杨天认真为自己父亲擦拭身体的样子,她忽然醒悟了——才不会更好呢。
这家伙身为拯救世界的神医,拥有无上的名望与力量,换做一个常人怕是早就尾巴翘天上去了,哪里还会把她一个小女生当回事?更何况是她的亲人了。
可这家伙此刻却彻底放下了身段,如此认真地对待她的亲人……
世界上,哪还能找到第二个这样的人啊?
楚依依心中像是打翻了蜜罐,甜得不行,这辈子怕是再也看不上其他任何男人了。
“盯着我干嘛?被我帅呆了?”杨天察觉到楚依依一直盯着自己看,说道。
“嗯,特别帅,尤其今天,”楚依依少见地没反驳,甜甜地笑着,道。
杨天笑了,回过头,凑过去亲了她一口,道:“你也特别好看,不止今天,每天都是。”
楚依依小脸红透了,一路红到了脖子,“别说好听的了……再说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杨天哈哈大笑,然后道:“好吧好吧,那你先认真点给你母亲擦好身子先,别盯着我看了。”
两人共同努力,花了大概十分钟,把楚建强和江梅的身子都擦得差不多了。
楚依依去收拾了一下毛巾,将热水倒掉了。再回到卧室里的时候,楚建强二人竟是缓缓苏醒了过来,醒来的时间,间隔不到一分钟。
两人醒过来之后,看到杨天和楚依依,都微微一惊。
“诶?依依你回来了?还有……杨天也来了?”楚建强惊讶道。
楚依依看到父母醒来,可算是松了一大口气,连忙过去抱了抱父母,激动地道:“爸,妈,你们可算醒过来了,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担心?诶?”楚建强愣了愣,道,“我们……我们怎么了?”
江梅也是迷迷糊糊,“我们不就是睡了一觉起来了吗?只是……感觉稍微有点怪怪的而已。怎么回事啊?”
二人昨晚是好好躺上床睡觉的,半夜才毒发。现在一醒来,就看到杨天二人了,自然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
楚依依苦笑了一下,心有余悸地解释道:“我的爸爸妈妈哟,你们是不知道,你们差点出大事了!你们中毒了,半夜毒发了。要不是邻居今早发现了你们,后果会如何,我都不敢想!”
“啊?中毒?不会吧!我们……我们中毒了?”夫妇二人都傻眼了。
他们在乡下活了这么多年,听说过有人吃错了东西、腹泻生病的。可还没听说过中毒昏迷这么严重、甚至能要命的事情。
而楚依依,其实也不是太清楚这中毒是怎么回事,只是听杨天这么说而已。
她转头看向杨天,道:“杨天,我爸妈是怎么中毒的啊?你之前说不是食物中毒,那又是怎么回事啊?”
楚建强夫妇也看向了杨天,同样疑惑万分。
“的确不是食物中毒,至少,不会是单纯吃错了东西引起的中毒,”杨天道,“二位长辈中的毒非常剧烈,是真得要命的那种,我仔细想了想,普通的食物交杂、乃至发霉变质,都产生不了这么厉害的毒。”
“那……那你的意思是,有人下毒?”江梅睁大了眼睛,道。
“还不确定,还得稍微调查一下,”杨天看着两位长辈,道,“伯父,伯母,我想问问,二位昨天从晚餐到夜里,吃了些什么东西,喝了些什么。”
楚建强二人仔细回忆了一下。
随后,楚建强道:“晚餐吃的是我老婆做的菜,还剩了些,应该都在厨房里,你可以去看看。至于喝的……那就只有水啊,从井里打上来的井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不然中毒的可不只是我们一家了,全村人都喝地下水的。”
杨天点了点头,道:“那伯父伯母先休息会,我去看看。”
楚依依也跟着一起起身,“我也去。”
两人走出了卧房,先跟客厅里的几人说了一下楚建强二人醒来的事情,然后才来到后厨。
后厨的纱窗橱柜里放着几碟没吃完的剩菜。
杨天走过去,看了看,用灵识扫描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没问题,这里面没毒。”
“诶?那难道是水?”楚依依疑惑道。
“如果是水,那可就是大问题了,”杨天道。
两人立马来到后院的井边,拿水桶在井里打了一桶水出来。
杨天用手捧了一些水,喝进嘴里。
“诶?你……你怎么直接喝了?你不怕有毒吗?”楚依依紧张道。
“放心吧,我体质特殊,又练武,寻常的毒对我无效的,”杨天淡然道。
而后,他闭上眼睛,仔细品了品这水……
“这水没问题,”他睁开眼睛,道。
“呃?”楚依依微微一惊,疑惑道,“菜也没问题,水也没问题……那我爸妈是在哪中的毒啊?”
杨天沉吟数秒,道:“井水没问题,不代表他们喝进去的水没问题。如果是我来下毒,我肯定也不会下在井里,因为那样会污染整个地下水,中毒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影响太恶劣了。”
杨天顿了顿,看向楚依依,道:“你们家打起水来,应该会先存放到水缸水罐之类的地方吧?”
楚依依一下子明白过来,“对!我们家有一个大水缸,在厨房角落里,水都是先放里面的!”
两人立马回过头,来到厨房,来到水缸旁,掀开上面的木盖子。
杨天用瓢舀了一瓢,尝了尝……
“果然,毒是下在缸里的,”杨天仔细品味了一下,又用灵识细致入微地分辨了一下,“有点像是农药混合出来的成分……毒性会让人昏迷不醒,脏腑受损,呼吸系统障碍。昏迷时间长了,说不定真会要命。就算最后不死人,也必然对身体损伤极大。”
“啊?”楚依依睁大了眼睛,道,“谁……谁这么狠的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