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ptt-731 今天先摘你ICAC的招牌!展示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自从70年代的警廉冲突结束后…
警务处和廉政公署的关系,
便一直有些奇怪。
首先,廉政公署的成立便是为了对付警队贪污,可廉政公署却从未在华人警员手中讨到好处。
虽然,抓捕了一些华人探长,警队高层。
但实际上该跑的跑,该活的活。
最多做十几年牢。
现在一个个都还是小富豪。
可廉政公署却付出一位廉政专员的生命,以及一次冲突大败的妥协。
可以说,廉政公署的历史,便是一段屈辱史!
一段屡败屡战的历史。
好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以及港督府坚定不移的支持,ICAC多少树立起一股威望,成为港岛政府的一把利刃。
其次,廉政公署的天生使命,便是为港督府的鬼佬卖命,排除异己,修剪枝叶。
这天生和港岛七百万华人向冲!
和几万华人公职人员作对。
火熱連載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萌俊-731 今天先摘你ICAC的招牌!推薦
不可否认,廉政公署有它“肃贪倡廉,良医诊病”,构建港岛社会公正、公开、公平环境的优越性。
但是在它成立初衷出问题的情况下。
谁都不会忘记它是鬼佬的刀!
何况,这是把锋芒毕露的刀!
不过,自从“警廉冲突”结束之后,廉政公署对警队一直保持着克制,尽量不查,少查,慢慢查警队势力,给警队华人留下余地,也给自己留下空间。
这十几年的克制有效缓和了警队与廉政公署的关系,再加上“中英协议“签订,97回归岁月不远,ICAC开始慢慢向警队靠拢,两个部门内部已经产生“警廉合作”的土壤。
虽然,相关口号还没有正式喊出来,但是两大部门内部基本达成共识。
毕竟,两大部门一个是全港第一大的武装部门,一个是全港第一大的调查机构,很多贪污案又涉及到刑事犯罪,刑事犯罪也很可能和贪污、行贿类案件有关。
互相合作的利益明显。
所以,在大势已定,前景明朗的情况下,廉署开始向警队靠拢不奇怪。
何况,两大部门内部都是以华人人数居多…
因此,别说是中低层的华人调查员,就算是廉政专员一般情况下也对警队表示配合,不会给庄sir找难堪。
甚至有些言听计从。
从90年代开始,两大部门关系转好。
“庄sir的车。”
“警务处的庄sir就堵在门口..”
“据我所知,这是庄sir第一次开车来ICAC吧?”
廉署大楼。
一块ICAC,廉政公署的红色标牌。
在大楼右角高高挂好!
“呵。”
“年轻!”
另一名较为年长的调查员,端着咖啡站在窗前,嗤声笑道:“十五前,庄先生也开车停过一次,不过他是以四大探长的名头上门。上门砸我们ICAC的牌子!”
“诺!”
“以前挂走廊那块!”
年长的调查员努努嘴吧。
办公区里一片倒嘘。
其余调查主任,高级调查主任们站在各自办公室窗前抬手压下一行百叶帘,透过缝隙,沉默的往向楼底轿车。
多少年了!
庄爷把车停在ICAC,立即就是一场舆论风暴,惊的ICAC上下不安。
难道,廉署和警队出现问题了吗?
“亨达先生。”
“庄先生摆明是要见你…”
ICAC,首席调查主任“陈敬慈”打着红色领带,站在办公桌前,礼貌的鞠躬讲道。
“我知道了。”
廉署专员“亨达”背负双手,站在落地窗前,脸色沉重。
“他把车停在廉署门口,整个廉署大楼两千多人,竟然没一个敢告诉他……廉署门口不能停车!”
“不是就没接他几个电话吗?”
“话事人的威风耍到我ICAC来了!”
“亨达”嘴里说着英文,时不时蹦出几个粤语单词,也是个老中国通了。
“我就下去看看他搞什么名堂!”
亨达抬手朝地上一指!非常霸气的转身离开!看的助理目瞪口呆!
“庄sir,庄sir,好久不见。”
“您来ICAC应该直接联系我,我亲自接待嘛!”楼下,亨达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行动副处长的配车前,伸出手掌大笑道。
嗯。
这是同僚间的正常问候。
绝不是害怕!
楼上,一众调查员们屏息凝神,望着楼底大佬“交手”。
他们听不见大佬们嘴里说什么。
只觉得“专员”表现的很有风度!
没错,亨达穿着西装,挺直腰板,伸手大笑的样子。
确实还很有风度。
“啪嗒。”平治轿车的车门推开,露出庄世楷半个身影。
庄世楷却连车都下车,便仅是靠着座椅,抬头讲道:“专员,我提前给你打过两个电话,我觉得你大概是不想见我,所以才亲自开车来ICAC找您。”
庄世楷连手都没伸。
“呵呵。”亨利晒笑的放下手掌,摇摇头道:“不好意思,庄sir,刚刚在会议室开会,没有听到电话。”
“抱歉。”
“有什么事情坐下聊?”
亨利抬手向廉署内部请道。
“不用了!”
“既然你不想上车出去和我谈…我也没有进去和你谈的必要性。就问你一句话,名单上的三十三个人,你查还是不查?”
庄世楷跷着二郎腿,指着亨利,一字一句的表态道。
亨利陷入沉默,片刻后板起面容,沉声讲道:“不查!”
他这两个说的非常轻,但却很有果决。
“果然,你们廉署是收到港督府指示了。”
庄世楷阴沉着脸,一直下就知道“ICAC”为什么不配合了。因为在97回归以前,ICAC的本质属性没有改变,一直都还是鬼佬政府的刀。
虽然亨利作为ICAC廉政专员,一直努力和“庄生”营造交情,还配合“庄生”做些事情,两人算是朋友。
但是当主人要扬刀的时候!
他还是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主人面前!
无它,他是个鬼佬!
仅此就够了。
“既然你们ICAC要配合鬼佬政府对我们华人政界下刀子,那不好意思,我也表态。”
“景全!”
庄世楷高声叫道。
“在!”
“长官!”
卓景全双手把着方向盘,手边就放着枪袋,大声答话。
庄世楷抬手一指廉署大门:“把他们的字号摘了!”
“yes,sir!”卓景全高声大吼,立即抓起枪袋下车,啪嗒甩上车门,一步一步走向廉政公署的一层大门,一楼大门口的墙壁旁,也挂着一张ICAC的红色招牌。
“嘭。”卓景全右肩重重撞过亨利鬼佬的左肩,把亨利鬼佬撞的向后两步,整个过程纯属故意,气的亨利满脸怒色。
最后,卓景全来到用螺丝拴紧的廉署招牌前,啪嗒,扬起枪袋对准玻璃狠狠砸下,再连砸两下,把玻璃招牌扯成两半取下。
他直接拿着ICAC廉政公署的招牌回来,非常轻蔑的丢进副驾驶,绕步回驾驶室时,还用很不屑的眼神扫过鬼佬“亨利”。
“今天!我摘你字号招牌!”
“下一次,我摘你头顶脑袋!”庄世楷用右手食指指向亨利鬼佬,语气肃杀,低声话道。
“走人。”
庄sir拉上车门,抬手放话。
“yes,sir。”卓景全踩下油门驶回警署。
亨利捏紧拳头,肩膀微耸,满脸通红,憋着一股怒气,望向驶离ICAC的轿车,犹豫两句,唇齿间终于迸出一个单词:“FUCK!”
港岛。
警务处与廉政公署的关系再度恶化!
起因。
华人政坛之回归筹备!
回归筹备委员会,委员,“庄世楷”发起。
“专员…专员…专员和庄sir闹僵了?”ICAC内部,一干调查主任,高级调查主任面面相觑,表情惊骇!
威!威!专员实在是太威!
当亨利专员抬手请庄sir下车时,大家就感觉今天的专员不一样,丝毫不想个“和事佬”,而是个摆出架子的大佬!
最后,庄爷全程下都没下车,却隐约抬起了的手指,一看就是来找麻烦的。
再配合卓景全摘招牌走人的动作!
好家伙!
专员雄起了啊!
不过ICAC的华人主任调查科们,内心上空却笼罩来一股阴霾,大家不见得开心,一个个转身离开窗户前,喝着暗自沉默。
这股阴霾叫作——97!
别说是ICAC有品级的华人调查主任们,就算是普通的华人调查员,内心都感觉有些别扭。只是某些缺根经的傻仔,才会因为大佬耍了通威风,感觉大佬很拽。
开玩笑,大佬耍威风也看看对谁耍,对更大的大佬耍,小弟们开心个屁啊。
路途中。
庄世楷靠着平治的软沙发,拨出一个电话道:“莎莲娜!通知半岛酒店把一周后的晚宴提前到今天,如果他说排不出位置……你就话半岛酒店讲,他排不出位置,老子就收购他!”
“另外,通知到每一个名单上的华人官员,必须到场!”
“现在不是邀请。”
“是通知!不来的人以后都没机会吃饭了!”
窗外,绿植不断闪过。
庄爷的语气极度严厉。
“我明白了。”莎莲娜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庄世楷挂断电话,抬头朝卓景全道:“你回警署就通知CCB的人…现在去就把事情做干净了,晚上把人带到半岛酒店见我。”
“我不要活的,也不要死的,要半死不活的!”什么叫半死不活?这就叫伙计们自己领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