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0ok精品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011 美泉神社沒有泉推薦-b20op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片刻之后,和马跟玉藻终于来到了神社的山脚下。
到了近前和马才发现神社石阶起始位置的鸟居旁边,有个立牌,上面是这个神社的介绍。
“美泉神社……看起来是供奉泉水之神的?”和马一边嘀咕一边继续往后看。
刚刚和马还吐槽这里的祭典叫美泉祭有点像是旅游官员随便拼凑出来的,没想到这个祭典的名字和神社是配套的。
按照立牌上的介绍,这个神社供奉的御神体是一块石头,以前有泉水从石头下涌出,渐渐的到附近山里打猎的猎户们开始聚居在水源附近,然后还开垦了一些田地。
后来来了一位神道教的神官,就在石头附近建立起了神社。
现在石头下没有泉水继续流出了,但是居民们打出的井水依然甘甜。
和马读完立牌上的内容,扭头看着玉藻。
玉藻说:“看起来是和妖怪无关的民俗信仰,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情况。”
“偶尔会有吗?难道不会因为居民们的信仰,诞生出与之相关的妖怪或者神祗吗?”
“不会哦。”玉藻摇头,“走吧,去看看那用河童头皮做的膏药怎么回事。”
和马抬头看了看长长的石阶,擦了把额头上的汗。
“这石阶也太长了吧?”
“别抱怨啦,之前你受伤住院我去给你求加速伤愈的护身符,可是反复爬了这样的石阶一百次呢。”
“真的假的?和这个一样高?在东京都内有这样的神社吗?”和马一脸将信将疑。
玉藻:“有哦。好吧没这个那么高,但也很高了。”
“这样啊。”
和马抬头看了看长长的石阶,决定长痛不如短痛,突然发力一路猛冲,直接跑到了石阶的顶端。
他的速度太快,差点撞上正在扫地的巫女。
“呜哇!”巫女被吓一跳,后退一步结果左脚绊右脚,摔了个结结实实。
和马一边平复呼吸,一边打量这巫女。
这位想必就是在神社打工的博子了,确实就如旅馆女将蒲岛女士所说的那样,是个比较普通的女孩,脸上还有青春痘和雀斑,跟桐生道场那一票身材好皮肤白净的美少女没得比。
不过她如果用遮瑕液和粉底把青春痘和雀斑遮一遮,倒也能看,要是上辈子的和马被这样的女孩倒追那就是立刻投降原地结婚的节奏。
上辈子呢。
桐生和马,深深的体会到了穿越的好。
打量完成,和马的呼吸也完全平复了,除了额头上的汗珠之外基本看不出来他刚刚飞速跑完那么长的一段石阶。
他掏出手帕擦擦手上的汗,这才把手伸向女孩:“抱歉,吓到你了,没摔伤吧?”
“没有没有。”女孩拉住和马的手一用力,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她立刻松开和马的手,脸上也泛起了红晕。
“您是?”女孩低垂目光,问道。
和马:“桐生和马,东京来度假的,住在对面山腰的雏田庄。您是在这里打工的博子小姐吧?”
“啊,我是。”博子听完和马的自我介绍脸上掠过一丝惊讶,她抬起眼睛飞快的打量了一下和马,“东京来的?难道您也是明治大学幻想生物研究会的?”
和马眉梢抽动了一下:明治大学幻想生物研究会?难道是便利店大叔提到的去年出事的那帮学生?
他没有急着询问,而是顺着话头继续闲聊:“不,我是东京大学剑道社……”
“剑道社合宿来我们这里?我们这里没有道场哦,只有温泉。”博子更加惊讶。
“并不是剑道社合宿,我们是被骚尼音乐邀请到山里来进行创作的。”和马一边说一边心中感叹,这种对方没有立刻认出来自己的情况已经好久没遇到过了。
博子再次打量和马,然后问:“骚尼音乐邀请?所以您是在骚尼音乐打工吗?”
和马心想看到我这个年龄第一反应就该是这个样子才对。
他笑了笑,说:“不是哦,我是音乐家。”
“音乐家?诶?这……那您还真是驻颜有方啊。”
“我十八岁。”
话音落下,博子后退了一步,再次从头到脚打量和马,然后摇头:“我不信,你有什么作品?”
和马立刻哼了两句自己之前的作品。
仙荒
博子皱起眉头一边回忆一边嘀咕:“这个歌好熟啊……感觉好像在学校里听过,秋酱淘来的打口带里好像……啊,kiryu!你难道就是那个!那个那个!”
和马心想终于到了我装逼的时候了,于是摆出牛逼哄哄的表情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
博子倒抽一口冷——热气。
这就对了。
“我要给秋酱打电话!”博子转身就往大概是神社社办的建筑跑去。
被直接撂下的和马半张着嘴,低头看了眼刚刚女孩一屁股坐地上的时候扔地上的扫把,心想原来这姑娘是这种性格啊,大大咧咧的劲有点像美加子。
不对,美加子可不会有最开始那种面对陌生人羞涩的表现。
美加子出了名的自来熟,有种看到谁都会上去拍肩膀“嘿哥们想不想一起去把夜之城烧成灰”的感觉。
和马捡起扫把,靠在石阶尽头的鸟居柱子上,这才回头往山下看。
玉藻正跟个老太太一样,一级一级的爬着石阶。
和马忽然很想冲下去对她大喊:“不行,在海军学校上楼梯要一下两级,重来!”
这时候玉藻抬起头,对上和马的目光,然后做了个“你先走”的手势。
和马正想喊“我等你”,就听见社办方向传来博子的声音:“那个,不好意思,我忘了问您,您来神社有什么需求吗?”
于是和马转过身,一面朝社办走去,一面回答:“我来卖据说很灵的跌打膏药,顺便了解一下这神社的历史。”
原本是这样打算,但现在和马还要加一条:打听下去年发生的事情。
博子出现在社办大门旁边的售卖窗口后面:“要买膏药啊,神主大人昨天刚刚做完新一批。”
“这膏药真的是神主制作的?”
“是啊,神主没事就去山上采草药,然后研磨制药。他总说这山里都是宝呢。”博子一边回答一边拿出用朴素的纸盒包装的东西放在桌上,纸盒表面用毛笔写着“美泉跌打膏”。
“这是真的毛笔字?”和马问。
“原本是,但现在是旅游促进会的人用他们那里的打印机弄的。”博子顿了顿,“还要什么吗?”
tfboys之戀夏
“我来这里是寻找灵感创作音乐的。”和马对博子微微一笑,“如果能带我参观一下神社就好了。最好能有些介绍。”
博子歪了歪头:“介绍不是都写在山脚下的立牌上了吗?我只是个打工的,还是神主大人看我和奶奶相依为命可怜我才让我在这里工作,神社的事情我真的不懂。
“啊,如果是祭典的事情的话,去村公所或者旅游促进会可以了解到更多哦。”
“这样啊,带我参观下神社总可以吧?你是巫女耶。”
博子抿着嘴想了想,点头:“好吧,不过我带你参观神社的话,你要给我的朋友签名哦。”
“是那个叫秋的女孩?”
“秋酱是男孩子哦。”博子微笑着纠正道。
和马第一反应是警告这个叫秋的男孩子不要打雪仗,但这个《电锯人》的梗在1981年的时候并没有人能GET到。
所以他说:“哦,真是青春啊。”
超级零工 专心码字
“不,并没有什么青春的展开啦,只是朋友。”
“我懂,我都懂的。”和马笑道,“签名是吧,没问题,只要他不嫌弃我字丑就行了。那么现在可以带我参观神社了吗?”
“是的,可以,我这就出来!对了,膏药……啊,是参观完神社才买对吧,那放这吧。”
博子又咚咚咚的跑出来,然后直接开始介绍:“这个建筑,如你所见是神社的社办,平时我在一楼打工,二楼是存放各种物品的仓库。和社办连着的一层房子是神主一家的住所……”
和马一边听,一边扭头看了眼石阶方向。
玉藻还没有爬上来。
仔细想想之前在大阪,她从酒店跑出来的时候也是慢吞吞的,难道这个并不是在演戏,而是她真的就不擅长运动?
所以之前她吃了我一招牙突,也是真的躲不开?
和马挑了挑眉毛,收回目光继续听博子介绍神社。
“这是神社的主广场,之后的祭典摆摊就主要在这里摆,广场尽头这个是御殿,但是美泉神社比较特别,御神体并不在殿里面。这个殿只是仪式用的场所。御神体在这边……”
博子就真的只是在介绍,一个建筑是什么、干什么用的,完全没有修饰和附加内容,讲解无聊得一逼。
神社御殿后面又是一条石阶路,比正门那个要窄很多,但是鸟居的密度则高得多,基本三个石阶就一个鸟居。
所有的鸟居顶端都挂着注连绳,注连绳上的御币随风飘舞着。
爬这石阶的时候,博子完全没有讲话的意思,大概是觉得这就是一条普通的石阶没啥好说的。
和马便趁这个机会打听道:“刚刚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明治大学幻想生物研究会的人?”
“嗯?因为我们这里旺季来旅游的要么是看起来很厉害的西装大叔,要么就是穿着华丽和服的太太,很少有年轻人过来。去年那群哥哥姐姐很显眼,和我聊了很多东京的事情。”
博子说完这句就又沉默了,感觉她就是单纯的回答问题,答完拉倒并没有借着问题展开闲聊的意思。
和马只能继续提问:“听说去年山里发生了事故,一死一伤,也是这群年轻人吗?”
“嗯。”博子的声音变得低沉,虽然和马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但凭着声音就能猜到她的表情。
和马等了几秒,判断博子不乐意多说这件事,就没有继续追问。
等回到旅馆,问问同样是明治大学的花山昭好了。
他越过博子往前方看了一眼,发现石阶还挺长,就这么沉默着爬石阶有点无聊,就打算哼唱点什么。
正好这石阶和鸟居,让他想起玉藻唱过的那首民谣《通行歌》。
“偷凉鞋偷凉鞋……”和马低声哼唱,这首歌开始两句经常被空耳成“偷凉鞋”。
博子明显的哆嗦了一下,然后她扭头大喊:“别唱!住口!”
和马被博子突然的情绪变化吓一跳,下意识的说了句“抱歉”。
博子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她垂下目光,窘迫的说:“我、我才是,不该这么大声的喊。我和我奶奶相依为命,小时候奶奶总跟我说,在山上不能唱这首歌。”
和马:“为什么?”
“因为以前这个村子的人,会给养不起的小孩喝酒,让他睡着之后带到山里扔掉。我奶奶说她年轻的时候本来没有这样做了,但是大正十一年关东大地震,之后生活又变得艰难起来,就……就又开始这样做了。”
博子向和马鞠躬:“总之非常对不起!但是,在山里还请不要哼这首歌,会招来不幸的,去年……”
她的话戛然而止。
和马:“你是说去年明治大学的学生们,在山里唱这首歌,所以发生了事故?”
“我没有这样说!”博子赶忙否认,“只是,去年他们来的时候,也是我带他们参观神社,也是走这条石阶去看御神体的时候,赤西小姐也是唱了这首歌……”
赤西小姐,看来赤西就是便利店大叔提到的那个“妖怪博士”女孩的姓氏了。
博子继续说:“赤西小姐很熟悉妖怪的事情,我跟她讲了我奶奶的话之后,她还跟我保证说不会有事的,民俗传说虽然是以过去真实发生的事情为蓝本,但说到底也就是传说罢了。”
和马忽然觉得,这个赤西小姐说的话有点耳熟啊。
让人忍不住想起某个一直在用科学解释灵异事件、证明妖怪不存在的妖怪呢。
博子看着和马:“赤西小姐他们一行最后出事了,虽然可能只是巧合,但我想桐生桑也不要再唱了,不吉利。”
和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么?”
“诶?”
“中国的谚语。”
“诶?啊,这样啊,不愧是东大的学生,好厉害。”
和马忽然觉得东大的学生这个身份很好用,不管他是说了中国的谚语,还是对国际局势做出了精准的判断,周围的人也只会感叹“不愧是东大的学生”。
东大学生必然是精英这种思想已经根植在日本人的DNA里了。
和马随便做点啥,他们的DNA就会动。
博子转过身继续领路,但这一次她主动开口了:“赤西小姐他们给我的感觉,跟桐生桑很像呢,都非常的渊博,随便就能说出很高深的话,或者分享我不曾听过的知识。”
明治大学,曾经和东京大学并称帝国双璧,现在帝国完蛋了,但大学的声望貌似还在。
“去世的渡边君英文很好,总是拿着一本英文原版的书,还教我不少英文俚语……”
炮灰公主要逆襲
和马当即用英文背了一段拜伦的诗,然后问:“比我的英文还好吗?”
博子回头惊讶的看着和马:“呃……抱歉,因为我英文很烂,我分不出来你们谁的英文更好。”
“那就当是渡边君的英文更好吧。”和马如此说道,毕竟人家都死了,“听说还有一个变成了植物人?”
“那是茂君,小田茂。”
和马从博子简短的回答中捕捉到了一个细节:“说死去的那位的时候,是渡边君,植物人这位,则是茂君,博子你跟这位小田桑更熟一些?”
博子点头:“嗯,渡边君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茂君则为人随和,很爱笑,他是赤西小姐的男朋友。”
和马:“所以赤西小姐从山上下来哭得很惨,主要是因为茂君?”
博子沉默了。
和马感觉自己老刑警的直觉——好吧,是未来的老刑警的直觉在拉警报。
他产生了一个无端的联想:摔下山崖,难道……
“同行的大学生,有人看见渡边君和茂君摔下山崖的瞬间吗?”和马问。
“没有哦,他们一行在山上分散去找那个,就是那个……”
“槌子蛇。”
“对,槌子蛇,他们在分散了在找槌子蛇,快天黑的时候集中起来,就发现少了两人。他们部长竹井立刻决定下山向旅游促进会和村公所报告,请求搜救。”
“非常正确的决定呢。”和马赞赏道。
外行人在夜里爬山很危险,还是交给山民们和专业的搜救队比较好。
“大家进山找到第二天清晨,天亮了才在一个土坡下面发现两人,已经来不及了。”
博子讲述的时候声音变得很低,和马差点没听清。她爬石阶的喘息声差点盖过说话声。
看来回忆起那时候的事情,让博子十分的痛苦,但和马还是继续提问:“搜救的时候,赤西小姐的状况如何?”
“诶?当然是……焦急和悲伤了。”
“你看到了?”
“当时整个温泉街只有我一个年轻女孩子,所以村公所的大人让我陪着赤西小姐。赤西小姐虽然急得睡不着觉,还反胃呕吐,但一直表现得很坚强,直到第二天两人被从山上抬到温泉街,她才崩溃了大哭起来。”
和马默默的把博子的话记在脑海里。
其实他想掏个笔记本出来记下要点的,但那样根本就是刑警在查案了,说不定会让博子紧张,不愿意再细说。
他还想继续提问,但石阶已经走到了尽头,博子踏上最后一级石阶,就俯下身子双手按着膝盖大口喘气。
“这石阶,明明不比山前的石阶更长,但为什么爬起来这么费劲啊。”博子小声嘀咕,“桐生桑您让我缓一缓。”
和马倒是什么事没有,他环顾四周。
面前是一块林间空地,地面人工平整过,但没有砌地砖。
空地最北边,立着一块大石头,石头上绑着注连绳,每个绳结都挂着御币。
那应该就是美泉神社的御神体了。
博子平复了呼吸,直起腰介绍道:“这里个就是我们的御神体了,我说不合适,但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和马点头。
这石头形状也不奇怪,颜色也普通,也没有题字或者别的特征,除了注连绳之外,就只是一块普通的大石头罢了。
感觉就是要建个神社,干脆就把泉水出口附近最大的石头拿来当御神体好了。
不过来都来了,不靠近看一看那就亏了。
于是和马走上前,正要摸一摸这石头,忽然发现石头下面有一圈沟渠一样的东西。
“这个沟渠是什么?”
“啊,水道,据说在明治维新之前这石头下面还会流出泉水来,流出来的水会先蓄在这个沟渠里,快满了就自然通过后面的水道流下山去。”
和马伸头往石头后面看了眼,果然环绕石头的沟渠在后面连上了不算太宽的水道。
从这些设施来判断,神社建成的时候这泉水的出水量就不太行了,村庄的饮用水应该都靠井水来供应。
那雏田庄山上那些温泉咋回事?
总不能是美军的炸弹炸出来的吧?
美军吃饱了撑着来炸深山?
难不成和上辈子和马去过的国内那些温泉酒店一样,是锅炉房烧的温水?
当然也可能是剧烈地质运动导致新的温泉出现,比如刚刚博子提到过的关东大地震。
如果芥川龙之介很喜欢来这边这个说法是真的,从时间上讲没准真是这样。
和马正犯寻思呢,博子的声音打断了他:“那个,您看完了吗?时候不早了,我还急着回家给奶奶做饭……”
“好,我看完了。”和马果断结束思考,向着石阶走去。
爬那么长一段路,就为了看个破石头,难怪博子不太愿意带人参观了。
下石阶的时候,两个人的脚程都快了不少,只是闲聊了几句关于音乐和“秋君”的事情就走完了。
大宋八百年
两人从御殿后面绕出来后,和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神社入口鸟居下面的玉藻。
她明明是爬石阶爬得上气不接下气在哪儿歇着,却给人一种跟鸟居融为一体的感觉,仿佛她就是这个神社的一部分。
博子张大嘴看着玉藻:“诶?这……都怪和马桑乱唱歌,妖怪找来了!”
“不不,那是我家……我徒弟神宫寺玉藻啦,是人类。”
其实不是,但设定如此。
“诶?是人类吗?我看她那么漂亮,还以为是山里的妖狐……”
是城里的妖狐啦。
“妖狐什么的,真的存在吗?”和马问。
博子:“老人们都说存在的,而且……”
“爱吃漂亮女孩子的心肝?”和马把野田奶奶那边听到的话说出来。
“对对!我奶奶经常这么说。”
看来这个温泉街的老太太都会说爱吃美少女心肝的妖狐的事情。
神宫寺玉藻这时候也注意到和马这边了,但她貌似没戴眼镜看不清是谁。
接着只见她弯腰在神社鸟居的基座上一顿摸,才摸到眼镜打开戴起来,再往这边看。
和马坏心眼的想下次就把她的眼镜藏起来,看看她找不到眼镜只能占卜的样子。
戴上眼镜后的玉藻对和马挥挥手,用恰好这边能听见的音量喊:“怎么样?”
“御神体真的是个石头,平平无奇。”和马回应。
至于明治大学幻想生物研究会的事情,等回到旅馆再跟玉藻盘。
玉藻向着和马走来,三人在神社御殿前广场上碰头了。
“这位是博子小姐。”和马介绍道,“而这位,是我的徒弟神宫寺玉藻,刚刚介绍过了。”
“您好。”玉藻向博子鞠躬,“我师父让您费心了。”
“不不不,”博子可能不太适应被人用敬语,显得有些慌乱,“我是巫女嘛,虽然是打工的巫女,但带人参观神社是我的职责。”
“真是可爱的巫女小姐呢。”玉藻笑道。
“不不,比起您来,我还差远了。”
和马:“她刚刚还把你当成了从山里出来打牙祭的妖狐呢。”
博子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这个……那是因为,因为您太漂亮了!”
“谢谢。我也常被人说很有大妖狐玉藻前的范儿呢。”
和马“啊哈哈”干笑几声。
“您……不会也想去看看御神体吧?”博子小心翼翼的问。
“不,我感觉我今天的运动量已经够了。不想再爬山了。”玉藻没有前,果断拒绝道。
博子也松了口气,她转身走向社办:“那我给您打包一下跌打药,还有什么要买的吗?我们这里有保佑学习、工作和恋爱的护身符,还可以写绘马。”
和马:“是不是还漏了个求签?”
神社创收一般就三板斧:护身符、求签和写绘马。至于去御殿门口摇铃铛扔赛钱,那一般都是一百元硬币一次,除非是香火兴旺的大神社,不然没啥收入。
博子在社办门口停下来,回头尴尬的笑着:“我不会解签,你求了我也解不了,得等神主回来。”
玉藻:“东京的神社已经直接把签的意思白话文写明,不用解签了哦。”
“啊,东京好先进啊,我们这边还没有。”博子露出尴尬的笑容。
这时候,她目光忽然看向神社入口。
和马跟玉藻也扭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一名穿着登山装的男子刚爬上石阶。
“神主桑,您回来了。”博子向这人鞠躬。
“嗯。”
男人点头,然后目光就转向和马这边。
他忽然瞪大眼睛:“你是!你是那个桐生和马!”